2009-03-01 (日) | Edit |
後記:

結果我還是改變主意了(?????)
我自己也不喜歡虐到底的劇情啊XDDDDDDDDDD(那你幹嘛這樣寫##)

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ˇˇˇˇˇ
又老一歲了啊(陰暗(不該是這種反應吧?????
很高興接受大家的祝福ˇˇˇ(慢著你的臉皮也太厚##)
不知道能不能像去年一樣一天產兩篇的文章ˇˇˇ(咦)
一句生日快樂就可以讓我開心的產生產文的動力了ˇˇˇ(被踢出去)

報告DUE DATE也近了(瞬間黑白)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翌日下午,庫洛姆抱著忐忑不安的心走到首領所在的會客室。自從骸大人和首領公開在一起之後,不知為何,首領並沒有待在自己原本的公司,到骸大人身邊之後也沒有新建一座專用辦公室,常常待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辦公,平時也很難得見到首領。
  雖然她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從骸大人態度的變化看來,這不是她可以提問的範圍。

  站在會客室門口,庫洛姆感到莫名的恐懼感……首相的兒子來過之後,她還沒和首領見過面,那一天的骸大人有點奇怪,讓她非常擔心。
  開門,首領正坐在裡頭喝茶靜待,一看見她便露出溫暖的笑容,就和往常一樣。
  「妳來了啊,庫洛姆。」說著,但卻沒有起身,僅是靜靜的望著庫洛姆,並指著眼前的沙發,要她自己就座。「呃……我、我有點不舒服,可以麻煩妳自己過來嗎?」
  「咦?呃!我、我知道!」猛然回神,庫洛姆趕緊走到綱吉對面坐下。
  「謝謝你。」溫柔的笑著,但隱約透露著虛弱的陰影。
  「……首領,您身體不舒服嗎?」望著綱吉少了份朝氣的微笑,庫洛姆的心情並沒有想像中的雀躍,反而更沉悶了。
  「耶?不不不……我只是工作有點累而已。」努力扯出笑容,綱吉盡力把心中的害怕和痛苦隱藏起來,盡他所能的將那天的回憶拋到腦後。
  擔憂的望著綱吉一會兒,最後還是決定先把之前的問題釐清。「首領,骸大人為什麼會說出那種話呢?什麼手段……什麼上、上……」那個字眼令庫洛姆雙頰赧紅,她真希望是自己聽錯才會聽成那種不能隨便說出口的詞語。
  綱吉沉默了一下,從他低頭望著茶杯的動作看來,似乎早料到庫洛姆會問他這個問題。但沒過多久,他便開始回答,雖然目光仍然沒有轉回庫洛姆身上。
  「……其實我並不是心甘情願和骸在一起的,庫洛姆。」說完這句話,綱吉還深深的吸了口氣,才緩和了他開始激動的內心。
  聽見這句話,庫洛姆先是倒抽一口氣,不敢相信的瞅著綱吉,紅潤的臉色唰的一聲變成一片雪白,細小又微弱的聲音從她口中緩緩抖出:「所、所以……我、我沒……沒……聽……聽錯……」
  「不!妳先聽我說完!」見庫洛姆的反應那麼激動,綱吉有些驚訝的想起身安撫她,但才離開椅子一秒,他的腿又不聽使喚的軟了下去,導致他皺了下眉頭便又跌坐回去。「唔……妳、妳先聽我說完!我說我不是心甘情願並不代表我不喜歡骸,只是我……現在雖然已經是自由的時代,同性相戀也不是什麼奇怪的醜聞,但其實多少還是有一點影響……所以我有一點不情願,只是這樣而已。」綱吉努力逼自己正視庫洛姆的雙眸,讓她相信這一段假造的說辭。
  「這、這樣嗎?呼……」透過綱吉的眼神和這番話,庫洛姆明顯的平靜了許多。她不希望首領因為自己的關係受苦,更不希望首領勉強自己待在骸大人身邊是因為自己的緣故。
  「骸那天大概氣壞了吧……因為我擅自決定出去迎接他們,而首相的兒子也很不自重……呃,這麼說大概有點沒禮貌,但我真的認為他很不自重。」確定庫洛姆沒有起疑心之後,綱吉這才鬆了口氣,並露出溫和的淺笑。
  「嗯,骸大人會生氣也是正常的,因為他真的很愛您呢……啊,那……那一天,骸大人沒有對您做什麼吧?」關於這件事情,庫洛姆還是要確定一下,因為當天的骸大人的態度不太尋常。
  身子反射性的僵了一下,但並沒有持續太久,綱吉看似從容的拿起桌上的茶杯,輕啜了一口香茶。
  「沒有,他只是稍稍唸了我一下,希望我下次決定事情前能先跟他說一聲。」
  「……真的嗎?骸大人那天看起來有點古怪……」對此,她不認為自己看錯了,她從來沒見過那樣的骸大人。
  「真的沒有啦,如果有的話,我怎麼可能還能自由行動,甚至安排時間見妳呢?妳了解骸的個性,要是他真的生氣的話,我早就被殺──」
  「不!」聽到這裡,庫洛姆的聲音又變大聲了,甚至高亢了起來,令綱吉著實一愣。「首領果然還是不相信骸大人的愛嗎?骸大人不可能殺掉您的!」
  靜望了庫洛姆一晌,綱吉才又輕笑出聲,並將茶壺推到庫洛姆面前,要她冷靜下來。「對,他不可能殺掉我的,我只是打個比方嘛!」
  「……骸大人為了能和首領在一起,解雇了公司百分之七十的重要股東,因為他們全部都持反對意見。」見綱吉有意敷衍的回答,庫洛姆終於決定將她深信骸大人愛首領的證據提出來。
  「咦?」果然,綱吉聽見之後錯愕的瞪大了眼,瞠目結舌的望著庫洛姆。
  「雖然兩個財團都是這個業界的鉅子,但憑骸大人過人的經營能力和實力,要不了多久就能超越另一個財團,與其和另一個財團合併,倒不如先購入其他小型產業,等超越那個財團之後再以同樣的方式購入,這樣我們財團才能拿到最大的利益,但骸大人卻堅持要當下合併,讓許多股東不解,卻又無法反駁他的意思。」
  聽的一愣一愣,不可否認的,綱吉感到非常意外。雖然骸一開始就表明了對他的企業沒有半點興趣,但是……有必要為了羞辱一個仇人,下這麼大的苦心嗎?
  「所以請首領相信骸大人!他真的很愛您……」一想到那段期間日以繼夜彌補職位不足的骸大人,庫洛姆就淚水盈眶,她也是那個時候開始打從心底尊敬骸大人的。
  「謝謝妳告訴我這些,庫洛姆。」
  「首領……」
  「時間差不多了,妳該回去工作了。」再溫柔的一笑,仍然沒從座位上起身,但庫洛姆明白他身體不適,因此拭乾眼淚之後,便主動起身向綱吉鞠了個躬,道別之後走出會客室。

  房門關上沒多久後,綱吉將庫洛姆連碰都沒碰的茶杯挪到旁邊,並在新的茶杯裡倒入剛泡好的熱茶。
  「……為什麼不告訴我那些事情?」接著倒滿自己的茶杯之後,綱吉淡淡的發問,而藍髮男人正笑容可掬的從隱藏的內門走了出來。
  「呵呵呵……庫洛姆也真是的,這點根本沒必要讓你知道呀。」他漫步走到綱吉身邊就座,毫無預警的將綱吉抱到自己腿上,後者錯愕的皺了下眉頭,可見這個舉動影響到了他的傷口。「哎呀……真抱歉,綱吉,這裡還是很痛吧?」毫無顧忌的用大手撫摸綱吉的私密處,後者只是咬緊下唇,沒有多做反抗。
  「如果真的只是在玩弄我,就不要對我這麼溫柔!」庫洛姆的話真的令他動搖了。原本,他深深相信這個男人只是把自己當作洩慾的玩具,深深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被拋棄,他從來沒想過骸真的愛他,甚至為了得到他而做了這麼多犧牲。
  「呵呵呵……呵哈哈哈!到現在還是不相信我?綱吉,你真的很可愛。」他抬起綱吉的小臉,在上頭舔了一圈,令綱吉打了個哆嗦。「你很了解我,我的確是一個殘忍的男人,對於你以外的人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如果只是想玩弄羞辱你,直接打斷你的四肢侵犯你,再奪走你所有的自由,根本不必這麼費事的安排你到我身邊。」這番話讓綱吉的小臉呈現慘白,他嚥了口唾沫,害怕的用餘光望著將陣地轉到他頸子上的男人。
  「但我知道,那樣做對你而言會是莫大的痛苦。雖然你哭泣的表情也很迷人,但我更喜歡你常對其他人做出的溫暖微笑……對,就是那個從來不曾對我綻放的微笑。」說到此,骸停下了舔吻的動作,雙臂環住了綱吉瘦小的身軀,和過去粗暴的凌辱截然不同,綱吉訝異的倒抽了口氣。
  「骸,你……」
  「暫時不要說話,我的天使。」
  寂靜安祥的氣息在室內徘徊,綱吉頓時覺得那一天所受到的凌辱一點都不真實,彷彿只是一場恐怖的惡夢,他無法將夢裡那可怕又暴戾的男人和身邊的骸聯想在一起。
  他忘不了當時的恐懼和痛苦,但卻仍然無法憎恨骸。
  良久,骸才放開綱吉,柔聲問:「剛剛想說什麼?親愛的綱吉。」
  凝視了骸好一會兒,綱吉輕輕搖頭。「沒事。」
  「……你有話想對我說?」紅藍異眸瞇了起來。
  「沒有。」將眼神移開,意喻就算有,現在也不會說出來。
  「……呵呵呵,一旦明白我的心意,膽子就變大了嗎?綱吉。」輕掐了一把綱吉大腿內側的肉,提醒他到了床上還是他的天下。
  「唔!我、我改天再告訴你……」綱吉到現在還是很痛,希望這個男人不要這麼心急。
  「綱吉。」骸拉了拉綱吉的褲頭,示意他現在就想知道。
  「改、改天……」羞紅臉想推開他,但完全是徒勞。
  「綱吉。」他還是不放棄,繼續進攻。
  「……」但綱吉就是不妥協,乾脆閉上嘴不說話。
  頭一次,骸露出了沒輒的表情,雖然先前他都會硬上,但這次綱吉的傷還沒完全復原,硬上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因此他只好順了綱吉的意,這也令綱吉的眸中注入了一些溫度,他現在可以肯定的相信庫洛姆所說的話了。

  『骸,你的愛真的很特別呢……』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