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2 (月) | Edit |

※內有極度不自重的變態骸,請慎入。(被打)

後記:

祝我生日快樂ˇˇˇˇˇ(欸)
差一點發不了(被老媽摔出去)
要不是今天是我生日可能又要被禁用電腦了XDDDDDDD(被巴)

不自重骸超棒ˇˇˇ(欸)
所以打算寫成小品系列(被打)
請綱吉節哀ˇˇˇ(欸##)

感謝大家的祝福ˇˇˇ
我愛大家ˇˇˇˇ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午餐剛過,庫洛姆從霧之守護者的辦公室退了出來,手上拿著幾乎沒動過的午餐,幽幽的嘆了口氣,恰好被結束用餐回來工作的千種撞見。
  「庫洛姆?」自從骸大人到總部工作之後,受到澤田綱吉的影響,庫洛姆的笑容也愈來愈多,甚至能和一般少女一樣露出純真快樂的微笑,但怎麼每次從骸大人辦公室退出來都會嘆氣呢?
  「啊,千種……」一聽見千種難得把自己叫住,庫洛姆下意識將頭低的更低。雖然隨著相處次數的增加而開始熟悉彼此,但庫洛姆還是不太會應付首領和骸大人以外的人。
  「怎麼了?」如果只是一兩次就算了,但她已經從骸大人辦公室裡出來一個禮拜,而且每一次出來都是嘆氣,這就有點奇怪了。
  仔細一看,還可以發現她手上的飯菜幾乎連動都沒動過,更是令千種訝異的睜大鏡片後的眸子。
  「骸大人……到底喜歡吃什麼啊?」
  看來,這就是問題主因了。
  「可以把詳情告訴我嗎?庫洛姆。」
  「咦?嗯……千種你也知道,來到這裡之後我的職位非常輕鬆,而骸大人的口味又很挑剔,首領才會找對骸大人比較了解的我來學烹飪,專門做菜給骸大人吃,但是……」說著,小臉皺了起來。「前陣子都沒有問題,但這陣子不知怎地,骸大人的胃口變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挑!像今天,這些菜也是幾乎一口都沒動過……」
  蹙眉,千種將手抵在自己下巴,思考骸大人最近行事上的轉變。工作能力,優異依然;身體狀況,健壯依舊;心態觀念,變態如昔……啊,說到變態,讓他想到了一個可能的原因。
  「你有什麼線索嗎?」現在大概還看不出來,但再這樣下去,骸大人只怕會愈來愈瘦、愈來愈虛弱,畢竟還是人嘛,不吃飯怎行?
  「唔……骸大人戀愛了。」
  「果然嗎……那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你,千種。」語畢,庫洛姆就像靈光被點通似的,飛也似的衝向長廊盡頭,讓千種完全反應不過來。
  欸?她知道怎麼做了?他連一點頭緒都還沒有啊!
  不過……既然她知道怎麼做了,他就等著看她會變出什麼把戲來。

  開門,進入空氣中瀰漫著飯菜香的辦公室,辦公椅上的男人一如往常的面向大片落地窗,觀賞對面首領辦公室的「美景」。
  「……骸大人,您又沒吃飯了?」嘆氣,戀愛中的骸大人真會給人添麻煩,更麻煩的是,他根本不承認自己戀愛了。
  「呵呵呵……沒辦法嘛,千種,那些菜的造型都不合我的喜好。」骸開口回答,但視線卻完全沒有移開的意思,甚至露出陶醉的神情。

  人家說戀愛就像一種疾病,真的一點都不假。

  走到骸大人的辦公桌旁整理文件,還偷偷覷了下骸大人的狀況……陶醉、迷戀、想入非非。如果是這種狀況下的骸大人,應該很好套話吧?
  成功的話就是達到他的目的,失敗的話可能會被骸大人抓來摔破落地窗。
  猶豫猶豫再猶豫,好奇心和理性在千種心裡拔河。
  最後,好奇心用力把理性拉了過來並甩了出去,成功的讓千種打定了主意。反正也不是一定會失敗,試試也無妨。

  「咳……例如做成首領形狀的菜?」有首領的刺刺頭之類的。
  骸大人並沒有立刻回答,他沉默了好一會兒,久到千種開始考慮要不要逃出這間辦公室,幸好在千種挪動腳步前,他終於有了反應。
  「那可口的唇瓣……」
  欸?
  「纖細的腰身……」
  咦?
  「叉開的美麗雙腿……」
  呃?
  「柔軟美麗的花蕾……」
  ……
  現在,千種終於知道骸大人到底想吃什麼了,相較之下,自己的想法實在是太小兒科了,居然把骸大人想的那麼純潔,是他最大的失策。
  既然弄清楚骸大人在想什麼了,千種也不想多說幾句話讓骸大人找到機會把自己摔出去,因此不再冒著生命危險套骸大人的話,安分守己的替他將文件分類,以便於下午的工作。

  但沒過多久,骸大人突然自己開口了。
  「千種,我餓了。」
  聽罷,千種輕嘆了口氣……「您不該錯過午餐的。」原來戀愛中的骸大人還是會想吃飯啊!千種暗忖。
  「但我的午餐都沒有來找我……他已經好幾天沒來了,少了那重要的配菜,我根本吃不下飯……」
  耶?
  困惑的抬眸,千種又一次無法理解骸大人到底在說什麼。明明說的是同樣的語言,每一個字他都能理解,但連在一起之後,好像懂,卻又好像不懂。
  「骸大人……」正當千種想告訴骸大人午餐並不會走路時,後者卻直接打段他的話語,自顧自的接了下去。
  「每次都要我絕食好幾天才肯過來讓我飽餐一頓,然後還教訓我三餐要按時吃,呵呵……只要他肯按時來,我每餐都能吃的飽飽飽,吃到他求饒……」
  呃?
  眉頭皺的更緊,千種愈來愈不明白骸大人到底在說什麼。既會走路又會教訓人,還會向人求饒的午餐?
  「這次我絕不放過他的小屁股!要吃到他喊救命,並發誓每天都會準時讓我進餐……」
  屁股?午餐有屁股?
  「還要逼他穿上各種樣式的裸體圍裙讓我拍照,補償我這幾天的飢餓之苦……」
  答案很清楚了。
  不是千種太笨,只是他不想承認,承認骸大人真的是個無可救藥的變態。垂眸當作沒聽見,千種將待簽的文件擺到骸大人面前,此刻的他終於轉回辦公桌,並露出詭計得逞的狡詐笑容,開始在文件上振筆疾書。
  對於骸大人突然改變的工作態度感到疑惑,千種稍稍挪動角度,望向對面的首領辦公室……他看見庫洛姆進去向首領報告,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但從庫洛姆的表情和唇語看來,應該和骸大人絕食行動有關。
  接著,庫洛姆離開了首領辦公室,而首領也在五分鐘後離開了辦公室。

  到此,首領要去的地方已經很清楚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就聽見辦公室的大門傳來清脆的敲擊聲,用膝蓋想也知道站在外面的人是何許人也。
  「您來了,首領。」千種並沒有忘記骸大人方才說的話,他滿臉同情的望著綱吉,但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緘口不語才是正確的選擇。
  「呃……庫洛姆說骸不肯吃飯,所以……」
  「我知道,我都知道,首領。」所以他的良心更加不安,但在這種時候,生命無疑排在良心前面。「請您先進來,我這就出去。」
  「欸?不用出去啊!我只是替骸送飯來而已……」要堂堂彭哥列首領替他送飯,這傢伙真的囂張的無法無天,偏偏他又拿他沒辦法。
  「不,骸大人吃飯的時候不能有外人在旁邊。」否則那個外人就保不住他的兩顆眼珠子。
  「咦?」
  「你終於來啦!親愛的綱吉!我都快餓死了!」原本被埋在文件堆中的男人眉開眼笑的走了過來,看準了首領兩首都因端著午餐沒空,便肆無忌憚的一把捏住他的臀部,嚇的他驚叫一聲,並搶在首領破口大罵前關懷一句:「綱吉好像瘦了?是最近壓力太大了嗎?」
  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沒、沒這回事……把手拿開!骸!你的午餐在這裡!」趕緊將午餐推出去當擋箭牌,試圖拉開他和骸之間的距離,可惜一點用都沒有,那個男人的雙手就像被吸住了一般,緊緊黏在綱吉的臀部上,弄得他是又羞又氣。
  「還是隔著褲子所以量不準?那也沒關係,待會我會仔仔細細的替你檢查,連一根寒毛都不會放過……」開心的抱起綱吉往沙發走去,後者嚇的抓穩手上的午餐,整張小臉羞的比番茄還紅。
  「放、放我下來!不要這樣!千種先生還在這裡──欸?千種先生?千種先生!你在哪裡?不要丟下我啊!」

  聽見最後的求救聲,千種昧著良心將辦公室門關緊,並用鑰匙鎖上。

  敬彭哥列十代首領澤田綱吉,被骸大人看上而犧牲的偉大人物。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每篇留言計劃之日常小品2之寒假愉悅♥
Good Job
其實,變態的骸大人才是萌點啊。 ( 正色
讓我笑得很開心的骸大人♥
綱吉其實你也希望骸大人這樣做吧 都臉紅了 ( 死氣火燒
2014/01/21(Tue) 11:00 | URL  | 零空君 #-[ 編輯]
RE:零空君
這篇真的是……搞笑番(喂)
可以做為日常紓壓(綱吉:喂#)
不不不綱吉應該是不希望的WWWWW(爆笑)
臉紅是無法控制的生理反應WWWWW
2014/01/21(Tue) 22:17 | URL  | 天羽 橋(RE:零空君)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