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8 (日) | Edit |
後記:

第一份報告趕完了XDDDDDDDDDDDDDDD(歡樂)
然後看見很殘忍的文章消息所以又悶了Orz(欸)

居然看見虐貓跟虐狗的文章……太過分了!(痛哭)
世界上怎麼會有那種人啊!!!!!(泣不成聲)
應該處以極刑!!!!!(崩潰)

第二份報告持續努力中(?????)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什麼情況,會讓人目瞪口呆、臉色發青呢?
  就是以下這種情況。

  「……骸,為什麼你會出現在我的浴室裡?」
  用浴巾包住一絲不掛的下體,綱吉臉色抑鬱的瞪著躲在放滿熱水的浴池裡,剛剛才被他發現的藍髮男人。他瀟灑的撥了撥濕透的長髮,笑咪咪的拿起浴池邊的木桶,舀了一大桶的熱水就往綱吉潑過去,完全沒有回答的打算。
  低頭望了望自己被潑的濕答答的的身體和浴巾,綱吉的腦中似乎有一條線「啪」的一聲斷掉了。
  「六道骸!」眼裡冒著熊熊怒火,雖然沒有吞下死氣丸,但怒氣騰騰的模樣絲毫不遜於超死氣狀態,綱吉憤而指向浴室大門,少見的大吼:「出去!」
  「哎呀哎呀……別這樣嘛,綱吉,我們好久沒一起洗澡了。」骸連動都沒動,僅是把頭歪了一歪,一臉無辜樣。
  「出去!」氣呼呼的轉身面對鏡子,用背部對著骸。他知道,雖然現下覺得很生氣、很想打人,但沒過多久,他就會被那個男人看到心軟、息怒,進而順他的意,入浴和他洗澡……

  想的美!這次他可不會這麼容易妥協!

  「別這樣嘛,綱吉……」話聲剛落,綱吉全身上下的細胞都縮了起來,一粒粒的雞皮疙瘩浮現在肌膚表面,輕微的刺激感藉由神經傳達到腦部,造成了後腦杓感到一點一點的蘇麻感……原因不是別的,正是因為這男人僅用一秒的速度就抵達他身後,並用手環住他的纖腰,溫熱濕軟的唇貼在他敏感的小耳後,用性感低沉的嗓音消減他的力量。「很累了吧?要我幫你洗嗎?」
  「不……不用!出、出去!」不可以認輸!澤田綱吉!不可以認輸!
  「耳朵都紅了呢……真的不需要嗎?」壞心眼的用手指夾住綱吉胸前的兩顆果實,逼的他呻吟了一聲,但隨即又轉過身來,用力將骸推離自己身上。
  「不、用!快點出去!六道骸!否則我真的要生氣了!」儘管通紅的小臉和渙散的眼眸一點說服力都沒有,綱吉還是不認輸的盯著骸,表示他妥協了這麼多次,但這次他絕對不會妥協。
  骸並沒有移動,也沒有說話,甚至沒有任何動作,但他的眼神趣味盎然,嘴腳勾起完美的弧度,雙眼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同一個地方,連眨都沒眨一下。
  一開始綱吉還沒多在意他的怪異反應,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十分鐘後綱吉終於皺起眉宇,困惑著順著骸的視線看下來……

  他的浴巾掉了。

  「#%&*@%#$……!!!!!」趕緊蹲下身想把浴巾撿起來遮掩,卻因此而露出致命的空隙,方才始終在觀賞「美景」的男人笑容再度擴大,輕輕鬆鬆的衝過去抱住綱吉,不讓他撿起那塊「礙眼」的浴巾。
  但綱吉也不是省油的燈,早料到這個男人在打什麼主意,他奮力的往旁邊一倒,順利的躲過了男人的擁抱攻擊,但可惜的是浴巾撿不到了。
  「你……夠了沒!快給我出去!」小臉漲的通紅,並反射性的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警戒性十足的盯著骸,緩緩蟹行到浴池旁邊。
  嘴上喫著硬是忍住的微笑,骸望著綱吉,眼神裡充滿了溺愛。「呵呵呵……綱吉怎麼像小女生一樣放不開呢?你看,我都沒遮了不是嗎?」

  誰跟你一樣是變態!

  「我又不是你!你快給我出去!」
  豈料,骸狡詐的笑了下,並聰明的轉了個彎,改以搏取綱吉的同情。「哎呀,綱吉好殘忍呢,居然要我什麼都沒穿就滾出浴室……」
  「欸?」一呆,綱吉這才發現這個問題。「你……你原本的衣服呢?不、不可能就這樣走到我的辦公室吧?」但腦袋一轉,又想到了這個問題的盲點。
  「我都扔出去了。」
  「扔……你的腦子在想什麼!」兩眼一翻,要不是理智還提醒綱吉要保持警戒,他早就昏倒了。
  「別擔心,我已經要千種幫我把衣服都收好了,不會有人看見的。」

  誰跟你擔心這個!

  「那你要怎麼回去?!」這個男人不是腦子有問題,就是個神經病!
  「呵呵呵……綱吉怎麼問這麼可愛的話呢?明天早上庫洛姆會來請你監督我吃飯,到時不就可以請她轉告千種,替我把衣物拿過來了嗎?」
  「……那我現在就去打電話,要千種把衣服拿過來!」還要等到明天早上?開玩笑,這男人在打什麼主意他會不知道?
  「沒有用的唷!千種現在不在。」開心的咯咯笑著,目光銳利的鎖定因愣住而開始鬆懈的綱吉。
  「……那找犬──」
  「犬也不在唷。」哼哼,他怎麼可能只支開一個,留下另一個呢?
  「……那只好請庫洛姆──」
  「親愛的綱吉,你要庫洛姆替我拿我的貼身衣物嗎?」
  「……」
  「順便告訴你,其他人是進不了霧守辦公室的,更別提我的房間。」笑吟吟的斬斷綱吉的所有選擇,讓他不得不面對現實──跟他一起洗澡。
  「……那我自己去你房間拿!」說罷,便拿起擱在架上的乾淨衣物,但骸早就站到了浴室門口,笑容滿面的和綱吉對望。
  「你以為我會讓你出去嗎?」
  「……你夠了沒啊!骸!你到底想做什麼!」由於所有的選擇都被否決,綱吉哀怨的扔下乾淨衣物,抱住頭呻吟。
  「我只是想跟你一起洗澡而已。」無賴的一笑,令綱吉腦中的理智線再斷一條。

  這男人除了洗澡以外什麼都不會做?
  鬼才相信!

  良久,綱吉用力吸了一口氣,再用力吐出來……「好……但是我洗完後你才能進來。」意思是,休想要他幫他洗!
  「當然囉!」見綱吉終於妥協,骸臉上的笑意更深了,他「順從」的站在浴池邊,開開心心的「觀賞」綱吉洗澡……唉,也罷,反正只是給看一下,又不會少塊肉。綱吉心忖。
  戰戰兢兢的洗完全身後,綱吉迫不及待的跳進浴池裡,除了享受水溫適中的泡澡以外,也擺脫了骸那緊追不捨的視線。
  當骸在洗的時候,綱吉刻意將頭別了過去,但耳根子紅的發亮。他跟那個變態不一樣,沒有窺視人家洗澡的癖好。

  但如果綱吉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他一定會非常後悔自己解除對骸的警戒,用自己毫無防備的背部正對著骸。

  終於不再聽見浴池水被舀起來的水聲了,綱吉這才轉過頭去,準備提防剛進浴池的骸……啊咧?人咧?
  「骸──呀啊!」方才正在找的男人早已進入浴池,而且還出現在他身後,用他根本無法掙脫的力量將他壓在浴池邊,並用雙腳定住他的腿。
  「呵呵呵呵……你永遠都這麼天真呢,綱吉……記得我們第一次戰鬥的時候嗎?你也是毫無防備的轉過身去,用背對著我唷……」
  「你……想、想要……咳、做什麼!」被熱水嗆到的綱吉頭暈目眩的嚷著,同時也感覺到了某樣「東西」已經抵在自己的私密部位……「不──咳!你……你不會是要……咳!」
  「呵呵……綱吉不是已經許可了嗎?」抱緊綱吉的腰,爽快的承認了他的猜測。
  「咳!我……我怎麼可能──」誰會許可他做這種事情!
  「綱吉不是說等你洗完再『進來』嗎?我可是忍了很久,等你洗完才行動的唷!」

  中計了!他中計了!

  「不──咳!你、咳!你給我住──」

  接著,聽不見掙扎的聲音了,取而代之的是悽慘響亮的慘叫聲。



  隔天早晨,庫洛姆就像骸預測的一樣,到首領辦公室裡的主臥房拜訪綱吉,希望他能持續到骸大人那裡去勸他吃飯,以免他又絕食抗議,雖然庫洛姆不太了解骸大人到底在抗議什麼。
  「首領早安,我是庫洛姆。」
  平時她只要敲兩聲門,輕喊一聲,首領就會帶著溫暖的笑容前來應門。但今天等了將近五分鐘,大門卻一點動靜都沒有,令庫洛姆困惑不已,但又不敢貿然開門查看。
  又過了五分鐘,庫洛姆終於決定再敲一次門,但就在她敲門前,大門就開了。「啊,首領早安,今天又要麻煩您──呃?骸大人?」錯愕的環顧四周,確認這裡的確是首領辦公室之後,庫洛姆不解的望著應門的男人。
  「不好意思,庫洛姆……可以請妳去轉告千種:『計畫成功。』嗎?」
  計畫?什麼計畫?
  「呃……首領他……」
  「不用擔心,綱吉只是『喝』了太多熱水,體溫降不下來而在休息罷了。」不管是上面的小嘴還是下面的「小嘴」都「喝」進了不少。
  「這、這樣啊……那請骸大人好好照顧首領,我這就去傳話。」語畢,鞠了個躬之後便匆匆離開。

  關上房門,帶著滿足的微笑走到綱吉床邊。
  「哎呀,你已經醒啦?綱吉。」笑意盎然的凝視著床上的人兒,骸坐在綱吉身邊,春光滿面。
  綱吉不發一語的趴在床上,連看都不看骸一眼。
  「呵呵呵……別跟我鬧脾氣嘛!親愛的綱吉。」
  啪!
  話落,一道深深的掌印伴隨著聲響不輸慘叫聲的巴掌擊在骸的臉上。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每篇留言計畫之日常小品3
節操掉滿地XDDDDD ( 老早就Orz
骸大人的奸詐不愧是骸大人的奸詐
綱吉的天真不愧是綱吉的天真 ( ?

如果人家想吃掉你
也未免太輕而易舉了吧XDDDDDDDDDD

這才是萌點啊!!!( 被揍
2014/01/22(Wed) 15:24 | URL  | 零空君 #-[ 編輯]
RE:零空君
日常小品真的是XDDDDDDDDDDDDDDDDD
骸大人家沒有節操這玩意兒
他家的節操君早在幾年前就離家出走了ry

而綱吉嘛……他就輸在他也喜歡骸吧!(喂)
因為其實也喜歡他所以無法真的狠下心拒絕他WWW
2014/01/24(Fri) 18:31 | URL  | 天羽 橋(RE:零空君)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