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3 (月) | Edit |
後記:

雖然劇情已經想好了(?)
但要怎麼連接上去真的不容易XD|||
所以這篇生的有一點吃力(被打爛)
讓大家久等了QDQ|||
喜歡寫短篇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連接比較容易XDDDDDDˇˇˇ(被揍)

結果又有Essay了!(摔筆(欸
走開啊不要纏著我XDDDDDDDDDDDDDDDD!!!!!(痛哭)

連載的劇情好像都比較沉重(?????)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美好的朝陽灑進落地窗內,溫暖的陽光照耀在潔白的床單上,綱吉半合著雙眸,半躺在枕頭上打盹,柔軟舒適的羽毛被褥蓋住他的下半身,底下是一絲不掛的美麗春色,為的是「招待」待會就會進來享用「早餐」的男人。
  即便骸已表達了他的愛意,綱吉還是絲毫不敢怠慢,因為他強行侵犯自己仍然是不爭的事實。

  他真的相信骸的愛了嗎?
  老實說,他不知道。
  他仍然會害怕骸,也無法完全理解他所作的每一件事情。
  但同樣的,他也無法理解自己這種矛盾的心態。
  他怕骸,卻又不恨他,甚至不討厭他。

  闔眼休息,昨晚激情過後作了一個惡夢,害他徹夜未眠、精神不濟,讓他開始擔心待會會受不了骸又一次的侵犯。

  這個惡夢和庫洛姆有關。

  雙手不住的顫抖,綱吉努力穩住動搖的情緒,說服自己那不過是場沒有根據的夢……冷靜點,澤田綱吉,只要乖乖聽話,骸應該就不會對庫洛姆下手,所以根本不必擔這個心不是嗎?
  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好不容易將動盪不安的情緒安頓下來……

  喀嚓。
  全身的血液霎時凍結,即便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在時候到的時候心臟不免還是漏跳了一拍,讓他差點無法呼吸。
  「做惡夢了嗎?綱吉。」
  一聽,綱吉更是倒抽了一口氣,下意識的靠攏被單下的雙腿,縮在床上發抖。
  「呵呵……覺得我什麼都知道,很可怕嗎?」喫著笑意走到床邊就坐,冰冷的大手輕撫紅潤的嫩頰,另一隻手握住綱吉顫抖不已的小手。「我是從你紊亂的呼吸聲聽出來的……吶,做惡夢了嗎?」
  不可思議地,在被骸觸碰之後,內心的慌亂反而平靜了下來,綱吉睜著水亮的大眼瞅著骸,似乎正在掙扎該不該將心裡的疑惑表達出來。
  「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生氣的。」看出綱吉的思緒,骸執起因害怕而冰冷的小手,在上頭落下一吻,語氣溫柔的令綱吉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

  自從骸表達心意之後,他的態度和動作都溫柔了許多,是錯覺嗎?

  嚥了口唾沫,綱吉又躊躇了一下,才放開被咬紅的唇瓣。「骸,你真的……不會殺掉庫洛姆吧?」語畢,綱吉反射性的想逃離骸的身邊,深怕下一秒就被他強而有力的大手掐住頸子,警告他不准再提起,否則就直接殺掉庫洛姆。
  但意外地,骸並沒有生氣,甚至連那從容的笑都沒從他臉上褪去,他抓住綱吉想逃開的纖細手臂,並撫正他寫滿驚懼的小臉。「當然……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邊,不要有離開我的想法,我就不會碰庫洛姆一根寒毛。」
  到此,他安心了。
  綱吉迂出了一口氣,放鬆緊繃的身體,任由骸親吻他的臉頰、頸項、鎖骨……好奇怪,一旦恐懼消失之後,那股想要遠離骸的希冀也順道一塊消失了,現在的他完全不想思考,只想沉溺在骸的懷抱與愛撫中……

  咦?

  「唔!」觸電似的將骸推開,但他瘦弱的手臂根本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骸僅是被推離了一點,然而,這一推就足以讓他眼中燃起熊熊怒火,嚇的綱吉趕緊將手縮回。
  「怎麼了?綱吉……你想拒絕我嗎?」
  「不!不是的!我、我只是想到……想到其他事情……」小臉一紅,難堪的別過去,綱吉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有想和骸互相擁抱的想法。
  默默的注視了綱吉一晌,在確認綱吉並不是真的想拒絕他之後,不悅的情緒這才灰飛煙滅,埋首於剛才沒做完的「工作」,繼續掠奪早已被他侵占多次的領地……



  隔天,骸難得准許綱吉離開房間,進入他來到這裡後從沒踏入過的會議室。這也是他第一次以澤田財團總裁的身分出現在六道財團的幹部面前。
  然而,剛好有一件非常棘手的案子在今天加入討論。

  「骸大人,這份文件請您過目。」發言人將一疊厚到令人頭皮發麻的文件推到骸面前。
  骸笑咪咪的拿起第一張閱讀,但才看沒兩眼便又放了回去。「拒絕。」

  欸?怎麼拒絕的這麼爽快?

  正當綱吉困惑不已的時後,其他幹部們也紛紛發出議論和疑惑的耳語,甚至有人發出抗議的聲響。
  「骸大人!為什麼呢?」
  「這可是首相給我們的機會市場啊!」
  「雖然是由首相的兒子負責,但整體而言對我們是有益無害的企劃啊!為什麼不接受呢?」
  聞言,綱吉旋即恍然大悟,立刻縮回想拿文件來閱覽的小手,乖乖坐回位子上看其他企劃案,並偷偷瞄了骸一眼……但才瞥一眼又立刻縮了回來,從骸身上傳來的陣陣寒風冷的他直打哆嗦。
  「你有什麼看法呢?綱吉。」不理會下屬們的抗議聲浪,骸逕自轉向綱吉,微微一笑。
  「呃……我……」他該怎麼說?該說什麼?「……雖然這是個難得的好市場,但……首相給我們的條件太優渥了,也許除了可觀的股份以外,他們還會要求其他等值的東西……」就算被關了好幾個月,怎麼說也是曾在這個業界裡縱橫多年的鉅子,綱吉一針見血的提出這個意見,除了成功勾起下屬們的猶豫以外,也令骸彎起了滿意的笑容。
  「這就對了,各位,明白為什麼你們都無法升到最高職位了吧?」嘲諷的一笑,所有人頓時閉上嘴,不敢再多吭一聲。「這個業界是現實的,沒有人能夠佔便宜。而這份文件提到的方案對我們太有利了,反觀他們反而沒得到什麼實際利益,這不是很可疑嗎?」
  現場鴉雀無聲,連呼吸聲都沒有。
  但不過須臾,現場其中一名少數的女性幹部淡淡發言道:「可是……既然他會提出這種方案,就代表代價是我們付的起的不是嗎?否則這筆生意根本談不成。」出聲的是庫洛姆,而在她身邊的綱吉則冷汗直流,忐忑不安的望著骸。
  週遭的同意聲又開始崛起,而綱吉害怕的看著骸愈來愈黑的臉色。
  「……那麼,庫洛姆,這個方案就讓妳負責了。」他在笑,但那好聽的嗓音卻聽不出一絲笑意。
  「咦?可、可是……這種特殊的重要方案不是一般都該由最高層的人負責嗎?」對象可是國家首相,而且前陣子才親自過來拜訪過。「骸大人最近比較忙,可以請首領……」
  「我說,由妳來負責。」打斷庫洛姆的話語,骸的語氣冷到了冰點,雖然臉上還是掛著慣例的微笑。
  「……是……」終於察覺到骸那藏在笑臉下的怒氣,庫洛姆縮了縮肩膀,順從的接下了這個重擔。



  會議結束之後,骸命人將那疊文件搬到庫洛姆的辦公室後,便拉著綱吉直直走向自己的辦公室。
  走了一段路之後,綱吉稍稍注意了下附近有沒有其他人,爾後覷了骸一眼,鼓起最大的勇氣開口。「交給庫洛姆好嗎?她是女孩子,而且又那麼年輕……」
  「是她讓我不得不答應這個方案的,她要負責。」
  「可、可是……她也是為了財團好啊!因為她講的也沒錯……」
  話到此,骸猛然停住腳步,綱吉毫無預警的撞到了他的背部,正當他吃痛的按住鼻頭時,一股強勁的力道猝然用力將他壓在牆上,嚇的他倒抽一口氣。
  「關於這點,綱吉……你心裡有很清楚的答案不是嗎?只是你不想讓庫洛姆知道這些真相罷了……」
  緊張的嚥了口口水,綱吉感到自己的心臟就快要跳出他的胸膛了。
  「就算只有相處過那段短暫的時間,你應該也看的出來白蘭是什麼樣的男人……」他銳利的紅藍異瞳閃爍著危險的光芒,緊緊的盯住綱吉。「雖然不想承認,但他跟我是同樣類型的男人……你看的出來他想得到你吧?所以這個方案是他想得到你的手段之一,如果和他相處太久,像你這麼天真的人一定很容易被他捉到把柄,不是嗎?」
  「我……」想說的話都梗在喉嚨,綱吉害怕的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所以庫洛姆讓我沒有選擇,只能讓她承擔自己闖下的禍……呵呵,雖然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綱吉舔了舔乾澀的唇瓣,擔心的神色一覽無遺,任誰都看的出他寧願自己踏入陷阱,也不想讓庫洛姆面對那麼危險的男人。
  「這件事情就這樣成定局了,我不可能讓那個男人見到你的。」輕啄了綱吉泛著水光的嫩唇,便掛回完美的微笑,輕輕將綱吉從牆上拉了起來,繼續朝辦公室邁進。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