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5 (水) | Edit |
後記:

數學考完了(凋謝(?????
我的青春也完了(兩回事啊##)

果然考試到的時候靈感最多(?????)
這是什麼定律啦可惡XDDDDDDDDDDDD(哭了)
靈感大神您不要太過分啊!!!!!(欸)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抱著協定方案時所需的文件前往指定會議廳,初次接下重任的庫洛姆不住地顫抖,甚至因為太緊張而讓一部分的文件散落一地,一旁的秘書趕緊蹲下身替她將文件收齊。
  「請您放輕鬆,庫洛姆小姐,我想首相的兒子應該不會太過刁難的……」畢竟這個方案是對方提出的,只要我方盡力配合的話,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困難。
  「嗯……謝謝……」深吸一口氣,企圖讓紊亂不已的心平靜下來……沉住氣,庫洛姆,這可是妳接的第一個大案子,一定要讓它完美落幕,才能給骸大人和首領一個交代。

  一進門,就聽見如雷貫耳的拉砲聲,轟的庫洛姆錯愕的瞪大紫眸,心跳失序了那麼一秒,這才發現自己頭上散滿了拉砲射出來的彩帶,而對自己拉砲的人正是首相的兒子。
  而當首相的兒子發現前來的是庫洛姆之後,也一樣露出了些許驚訝的表情,但隨即便恢復原狀,因為這早就在他的預料範圍之內。
  「哎呀呀,抱歉……我還以為是小綱吉呢。」露出不好意思的迷人微笑,伸手替庫洛姆撥掉頭上的彩紙,並退後一步以示歉意。「日後要合作的日子還很漫長,所以我才想讓大家輕鬆一下,還請庫洛姆小姐別見怪。」
  「呃……不、不會……只是有點嚇到而已……」心有餘驚的按了按胸脯,庫洛姆微笑了下表示不介意。「不過……白蘭先生,請不要稱呼首領『小綱吉』好嗎?對於名草有主的人這樣稱呼似乎有點不太妥當……」
  「先到位子上吧,今天是第一天,我們就輕鬆一點吧。」彷彿根本沒聽見庫洛姆的話,白蘭逕自走回辦公桌旁,笑咪咪的要庫洛姆也盡快就座。
  見狀,庫洛姆和秘書對看了一眼,便輕嘆了口氣,而後跟著走到了座位上入座。



  翌日正午,綱吉焦躁不安的在骸的辦公室裡踱步,連一刻都靜不下來,因為他滿腦子都是庫洛姆的事情。
  自從庫洛姆接下那個案子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月,對方沒有傳來任何奇怪的消息,而庫洛姆也處理的很好,幾乎沒有什麼問題需要找他們商量,會議時提出來的互動也沒有任何問題,但是……
  為什麼他就是會感到不安呢?
  是因為那個男人嗎?

  「綱吉,你再靜不下來的話,我只好用『老方法』讓你沒辦法走路了。」輕柔的嗓音順利貫穿綱吉的耳膜,後者幾乎是在話落的那一秒止住腳步,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呼一聲。
  望著骸那副無關緊要的模樣,綱吉更是急的想發火,但卻又不想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只能悶在那裡讓頭頂冒煙。
  簽寫公文的動作沒有停,但卻淡淡的說了一句:「但是可以說出你想說的話。」
  「你都不擔心庫洛姆嗎?」一樣是在骸話落的同時飆出這一句,聽的出來綱吉等他這句許可已經等很久了。
  「呵呵……這個問題真奇怪,為什麼要替她擔心?」
  「你明知故問!對象是那個白蘭!怎麼想都讓人放不下心啊!」
  「但庫洛姆什麼事情都沒有不是嗎?相反的,她把這份工作處理的很好呢。」
  「但、但是……」
  「綱吉,你在擔心什麼呢?就算他的權力再大、地位再高,也不可能輕易對庫洛姆下手,她的身分可是澤田總裁的妹妹、六道財團的幹部唷。」
  「……話、話是這麼說沒錯……」
  「所以我真不明白,你在擔心什麼呢?」
  輕而易舉的被打發掉最擔心的事情,綱吉惱的面紅耳熱,因為他的心裡就是覺得怪怪的,但卻又無法說出個所以然,而骸又不像他一樣那麼在意庫洛姆的事情,不可能只因為他的心裡發毛就採取任何行動。
  沉靜了好一會兒,綱吉終於受不了這種沉悶的等待,他大步走向大門,轉開門把──「你想去哪裡?綱吉。」
  「去找庫洛姆,直接問她會議的過程。」
  「呵呵呵……這不是很奇怪嗎?她明明把工作處理的很好,你卻要干涉她的工作內容?」
  「我只是詢問一下,並沒有要干涉!」
  停下揮毫的動作,骸抬頭望著背對著自己顫抖的綱吉。
  「……那麼答應我,不准擅自做更換負責人的決定。」

  咦?

  這句話令綱吉不解的轉頭,將疑惑的目光投射到骸身上……難道他知道些什麼嗎?知道一些事實,會讓他想換掉庫洛姆的負責人身分?
  躊躇了一下,綱吉不管怎麼想都想不到這個事實有可能是什麼,但既然骸並沒有強硬的要陪他去,就代表自己不一定會反對。
  「我答應你。」
  語畢,便扭開門把,步出骸的辦公室。



  「現在比較常見到首領了呢!公事比較沒那麼繁忙了吧?」庫洛姆笑容滿面的放了杯熱茶在綱吉面前,看起來和以往沒有任何不同。
  「是呀……」尷尬的笑了一笑,因為並不是公事比較沒那麼繁忙,而是骸「用餐」的時間減少了。
  「拿,這就是我們會議時討論的資料。」將三大本厚重的資料夾搬到桌上,並攤開其中一本讓綱吉過目。「這是最近期的,如果有不能理解的地方就往前面翻,或者在前面這兩本。」
  綱吉稍稍瀏覽這些資料,並沒有發現任何異狀,也看不出對方刻意刁難的趨向,更看不出有任何不合理的地方。

  真的是他多心了嗎?

  「嗯……妳真的很厲害呢,庫洛姆,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將這件事處理的這麼好。」親眼看過這些資料之後,綱吉總算鬆了一口氣,他原本最糟糕的設想就是庫洛姆倒戈到白蘭那一邊去,暗中在這些資料裡動手腳……現在想想,真的是他想太多了,這根本不可能嘛!
  雙頰一赧,庫洛姆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是白蘭先生很體貼,我們提出的計畫他幾乎全盤接受,就算有意見也不會徹底推翻我們的構思,反而會替我們做些有用的改良,他真的是一位很優秀的人才呢!」說話的同時,庫洛姆露出綱吉從來沒見過的開心笑容,讓綱吉也跟著笑了。

  但是,還是有哪裡怪怪的……到底是什麼呢?

  「這樣啊……看來白蘭先生並不如外面傳的那麼糟……」其實,外界對他不利的也僅是感情方面的流言,能力方面他的確是優秀到無話可說,足以和骸並駕齊驅。
  「那些流言根本就亂七八糟!白蘭先生根本不是那種人!」聲調微微提高,庫洛姆有些憤慨的駁回外界的傳言。
  綱吉繼續瀏覽文件想找出覺得不對勁的地方,漫不經心回道:「嗯……不過聽說他的私生活似乎真的不是很檢點……」
  「白蘭先生說那些都是年少輕狂才會做的事情,現在他非常安分呢!」不悅的撇嘴,庫洛姆一口喝乾剛倒好的花茶。
  「也是啦……不過他的行為舉止真的有點輕浮……」一想到第一次見面的那個場景,綱吉實在是笑不出來。
  「現在的白蘭先生非常體貼,他也承認當時開的玩笑有點大,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唔,的確……但我還是覺得外界的傳言多少有一些是事實……」
  「首領!」
  這一吼,嚇的綱吉差點把正在瀏覽的頁面整張撕了下來。
  「請你不要拿那些沒有根據的謠言來批評白蘭先生!」
  詫異的將視線拉到庫洛姆身上,綱吉有好一陣子說不出話來。他是第一次聽見庫洛姆用這麼大的聲音說話,也是第一次看見她這麼生氣。
  「庫、庫洛姆?」試探性的一喚,庫洛姆的怒容這才消失,而她顯然也被自己的大吼嚇了一跳,轉眼就將頭低了下去。
  「啊,對、對不起……首領……我、我只是……不希望你繼續誤會白蘭先生……」面紅耳赤的將視線移開,不敢對上綱吉寫滿擔憂的褐眸。

  這是什麼反應?

  「庫洛姆,妳……」
  「所有的文件都瀏覽完畢了吧?那首領快點回去吧,骸大人的工作速度一向很快,應該已經在辦公室等你回去了。」說著,邊將桌上的文件收了起來,臉上的紅暈仍然沒有褪去,甚至更加嫣紅。
  「等一下,庫洛姆,妳該不會……」
  「不用擔心,首領……現在的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絕對不會耽擱到工作的。」

  但他並不是擔心這個!

  「等……聽我把話說完!庫洛姆──」被七推八推的推到門口,綱吉焦急的想確認另一件他最擔心的事情。
  「改天見囉!首領!」說罷,連開口的機會都不給綱吉便關上大門,後者只能眨巴著眼被關在門外,不敢相信的瞪著眼前的精緻木門。

  為什麼之前他都沒想到這個問題呢?
  他真是一個大蠢蛋!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