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2 (日) | Edit |
後記:

哎呀這篇拖好久喔OTZ
四月都過了T_T
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唷Q口QQQQQ

在這邊想問一下大家唷……
如果出本是要收錄某篇已完結作品寫後續的話
大家比較希望看見哪一篇作品呢?
還是,比較希望看見完全沒發表過的作品???
等大家的留言唷QwQ
謝謝www

感謝觀賞ˇˇˇˇˇ
 
 















  許是心理因素,服下止痛藥後沒多久,綱吉就覺得臉上的痛楚漸漸消失了……也有可能是轉移作用,因為體內的心跳從方才開始就跳的十分劇烈,強烈到他覺得下一秒就有可能從嘴裡蹦出來。
  自從剛剛那個想法從腦中閃過之後,綱吉就顯的心神不寧,偶爾會偷瞄一下正在削蘋果的骸,但在後者抬眸對上他的視線之後,又宛如觸電一般立刻將目光移開,小臉紅的比煮熟的蝦子還要鮮紅,彷彿下一秒就會滴出血來。
  輕輕一笑,骸這次選擇耐心等待,繼續將手上的蘋果削成可愛的兔子形狀,整齊的排列在托盤上。

  待托盤被堆滿之後,骸才將手上的水果刀擱在桌上,握住綱吉抓緊被單的小手,後者在被骸觸碰到的那一瞬間明顯的震了一下,始終不敢正視骸的雙眸總算轉了過來,大眼眨呀眨的眨個不停,看起來似乎非常緊張。
  「骸、骸……我我我……」
  「放輕鬆,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上前親吻綱吉的額頭,並輕輕撫弄柔軟的褐色髮絲,耐心十足的握住綱吉開始出汗的小手,等待他平靜下來。
  深呼吸了好幾口氣,綱吉的呼吸聲總算平穩了許多,但臉上的紅暈依舊清晰可見,小臉看來紅的發亮。
  見綱吉的情緒已經平靜下來,骸便將堆滿蘋果的托盤放到綱吉腿上,而後者低頭看了看蘋果,再抬頭望向骸,小臉上寫滿了不安和疑慮,似乎無法確定自己這盤蘋果安全與否。

  ──痛。

  一絲痛楚在漂亮的異色雙瞳中稍縱即逝,但他旋即露出了平時的微笑,伸手拿起一個蘋果,刻意湊近綱吉耳邊低聲道:「哦呀……綱吉希望我餵你嗎?我不介意唷。」
  瞬間,小臉噗咻一聲的爆紅,褐色的腦袋連忙像翻浪鼓似的猛搖,面紅耳赤的接過骸手上的蘋果一口吞下,並多塞了幾個蘋果進小嘴,向骸強調他沒有那個意思。
  對此,骸的表情十分奇特,不是生氣也不是悲傷,而是另一種複雜的情緒……他緩緩坐回椅子上,唇畔漾著令人看不透的淺笑,靜靜的凝視著正努力咬著蘋果的綱吉。
  「等這口吃完後,綱吉就可以問我問題囉。」
  輕聲提醒著,這卻讓綱吉心頭一凜,害怕的瞅了骸一眼,並不自覺的放慢了咀嚼的速度。

  ──好痛。

  微弱的聲音伴隨著刺痛在骸的心中迴盪,縱使他的臉上仍掛著完美的微笑,隱約透露出來的悽涼感卻騙不過綱吉的直覺,後者困惑的望著骸,慢吞吞的嚥下最後一口。
  綱吉沒有立刻發問,但他的表情也沒有剛才那麼害怕了,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疑惑……似乎有某樣東西害他的思緒嚴重塞車,某條思路彷彿被打上了死結,怎麼想都想不通。
  看了看始終凝望自己的骸,再低頭覷了覷自己纏滿繃帶的小手……他可以問嗎?萬一答案不是他所期望的呢?萬一一切都只是自己想太多呢?萬一……骸只是打算藉由自己的問題來決定處決自己的方式呢?
  怎麼辦、怎麼辦,他好害怕、也好悲傷……事到如今,他還是不太相信骸會對他始終如一,更尤其發生了這種事情……印象中,除了被塞入尾巴的後庭尚未慘遭毒手以外,自己全身上下都已經被其他人撫摸過了,甚至連自己的嘴都被迫替其他男人──思及此,綱吉有點作嘔的向前傾,難受的捂住小嘴。
  幾乎是綱吉前傾的同時,骸便緊張的起身扶住綱吉,將蘋果托盤放到一邊去,大手溫柔的安撫激動顫抖的背部,希望綱吉能夠冷靜下來。
  噁心戰慄的感覺重新回到身體,綱吉突然覺得剛才的幸福感全都像作夢一樣虛幻,彷彿他仍在水深火熱的地獄裡掙扎,恐怖的壓迫感讓他聯想到了第一次侵犯他的骸……玩具,對,他是玩具……他一定只是骸的玩具,那殘忍至極的初體驗就是最好的證明!
  「綱吉!怎麼樣?很難受嗎?要不要叫醫生──」
  「為什麼……要讓我活著?」
  一句話,便斬斷了骸的話語,並掏空了他焦急的內心。
  「你也看到了……我、我被那麼多人……我……」
  可怕羞恥的記憶在腦中奔馳,褐色的眸畔忍不住流下滾燙的淚水,綱吉痛苦的抱住頭、彎下腰,不想讓骸看見自己的表情。
  「我好髒、好噁心……連你的玩具都不配當……」
  淚珠一顆顆滴落在純白的床單上,綱吉哽咽的吸著鼻子,纖弱的身軀脆弱地顫抖著。
  「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殺了我也沒關係,但請不要對庫洛姆下手……她是無辜的,她一生中最不幸的事情就是成為我的妹妹……因為我的關係而受苦……」
  每一次傷害庫洛姆的元兇,都是他。
  不管是一開始的父親,還是後來的白蘭,甚至是把她當成人質來要脅自己的骸……全都是因為自己的關係而傷害庫洛姆。

  『--庫洛姆小姐也蠻可憐的,因為你的關係而被兩個男人利用……』

  入江說的沒錯,他是一切禍源的源頭……如果沒有他,庫洛姆就不會有這麼可憐的遭遇;入江就不會失去他最敬愛的上司;骸也不會為了他而殺害這麼多無辜的人們……他做錯了什麼?
  大概,他降臨到這個世界,本身就是個嚴重的錯誤吧……

  「現、現在隨時都有可能出人命的醫院……你那麼聰明,想出一個不被其他人懷疑的方法應該很簡單吧?動手吧,我不會恨你的……」
  闔上雙眼,靜靜等待死亡的降臨。

  房內陷入一片沉寂,直到好幾分鐘過去之後,綱吉才有點困惑的微睜雙眸,偏頭轉向始終保持沉默的骸……但這一看,他就像被石化一般的僵住,不敢置信的望著坐在床邊的男人。
  他認識骸這麼久,卻是第一次看見他露出如此受傷的表情。
  現在的他不只沒有以往常有的風采,雙眼下方的黑眼圈甚至讓他看起來有些憔悴,即便依然不改他令人嘆為觀止的優異外貌,給人的感覺卻和平日相差了十萬八千里,要不是綱吉剛才還看見他平常的笑容一次,他肯定會以為有人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內把骸給掉包了。
  ……這是骸嗎?

  有點猶豫的伸出小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呃……骸、骸?」
  「我在綱吉心中,是這種人嗎?」
  一愣,骸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但他的表情仍然沒有起色,看起來非常悲傷、落寞,一點都不像平常的他。
  「哪、哪種人……」
  「明明說愛你,卻又會在這種時刻一腳把你踢開的人渣。」
  「……我、我不覺得你是人渣……」
  「所以,你是覺得我是明明說愛你,卻又會在這種時刻一腳把你踢開的人?」
  「……」說不出話了,因為他的確是這麼想的。「但、但是問題不是在你身上!我……我真的不懂,我有什麼條件可以讓你們為了我做出那麼多過份的事情……我、我……」喪氣的垂下肩膀,綱吉難過又有點驚訝的發現,他剛才的發言重重的傷到了他以為完美無缺的骸。「如、如果你愛上的人是庫洛姆那種內外兼具的人,我想我就能理解了……可、可是我真的--」
  滔滔不絕的話語倏然中止,因為骸執起了他因慌張而舉在半空中的小手,在被繃帶圍繞又帶著消毒水味道的小手上,落下溫柔的一吻。
  「不管你是怎麼看待自己的,也不管其他人是怎麼看待你的……在我眼中,你是無可取代的天使,天真、善良、包容、溫柔一應俱全……吶,你忘了嗎?是你把我救出來的唷。」
  大手覆上微微顫抖的小手,一雙寫滿溫柔的誠摯異瞳深深的望進綱吉眼底,看的他不知所云,緊張的想把手縮回來,卻無法如願。
  「如果沒有你,就沒有我。自從那一天之後,我一直都是這麼想的……所以除了你以外的人都不重要,只有你才是我的中心……除了綱吉以外,我不想接受其他人。」
  此時,深邃的瞳眸注入方才看見的濃烈悲傷,溫暖的大手改而撫住被貼滿紗布的小臉,嚇的綱吉猛然一縮,但沒有做太大的反抗,讓他用拇指輕輕摩挱著有點發腫的面龐。
  「但你卻希望離開我……希望我放過你。對你而言,離開我才是幸福的嗎?吶,雖然我不希望你這麼想……但你是不是曾經後悔,當時為什麼要救我呢?啊,是的,一定後悔過,因為我的行為在你看來根本就是恩將仇報、無恥至極……」
  「……骸,我--」
  「你不會恨我,但也不會愛我……哦呀,事實上這是我自作自受,我都明白。」露出和他截然不搭的苦笑,令綱吉心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痛感。「但我真的很需要你吶,親愛的綱吉……不想放你走、想把你綁在我的身邊,都是我自私自利的想法,因為我想要愛你。」
  拿起桌上的水果刀,令綱吉的眼眸又睜大了一瞬,下意識的想逃開--不料,骸卻將刀子輕輕放在他手中,扳動他的手指將刀子握住。
  「如果你想離開我,就殺了我吧。」
  驚愕的將雙眼撐到最大,綱吉倒抽了一口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見了什麼。
  「什--不!我不想--」
  「只要除掉我這個討人厭的傢伙,你就自由囉,綱吉……放心吧,現在的你還沒恢復行動能力,而我是個手腳健全的男人,只要把刀子插入我的心臟不要拔出來,你的手就不會沾到血跡,我會退到離你遠一點的地方,不會有人懷疑到你身上的。」
  握住刀子的手抖的更加厲害,綱吉震驚的連呼吸都忘了,蒼白的唇瓣張了張,支支吾吾的拒絕。
  「不……我、我不要……」
  再次覆住綱吉的小手,溫柔的在他耳邊呢喃,安撫他的呼吸。
  「不用害怕,綱吉……不是你殺了我,而是我自己把命給你,只是……」捧住綱吉抖個不停的小臉,額頭靠上他的。「親手除掉討厭的人,對你來講可能會比較痛快。」

  --他真的,一直、一直都在傷害其他人……
  --現在,連骸,那個殺人不眨眼、手段殘忍至極的惡魔,都被他傷的體無完膚。

  猛然,綱吉用不知從哪兒生出來的力氣,將手上的刀子丟到房間的角落,發出鏗鏘一聲的尖銳聲響。
  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綱吉難過的流下了更多淚水,並抓住因綱吉的舉動而稍顯錯愕的骸的手,湊到嘴邊親吻。
  「綱吉……」
  「你很可怕、很殘忍、很無理……可是……我卻……好喜歡、好愛你……」
  對面的呼吸聲瞬間止住,但綱吉並沒有停下他的自白。
  「你不是因為討厭那些人才殺掉他們,而是因為『我』才殺掉他們……追根究底,問題都是出在我身上,所以我不恨你、也不討厭你……被你疼愛的時候,甚至產生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幸福感……也明白如果我擅自逃開,你一定又會因為我殺更多人……我、我不想再害死更多人了……」
  哽咽的抽泣著,但沒過多久便體力透支的倒在骸的懷裡,畢竟他的傷根本就還沒痊癒,要不是淤青佔滿了他的臉頰,相信那張小臉鐵定面無血色、憔悴無比。
  靜靜的抬頭望著被丟到角落的水果刀,再垂眸凝視著綱吉哭累的睡臉……緊緊的擁住他纖細的軀體,就像找到他時一樣,將臉靠在他的肩膀上,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淚水卻默默的自眼角流出,沾濕純白的消毒衣……

  「謝謝你,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