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5 (水) | Edit |
後記:

真是可惡的男人(欸)
祝大家復活節快樂XDDDDDDDDD(被打)
姑且不論國內有沒有人在過啦(炸)
外國這邊很熱鬧啊XDDDDDDDˇˇˇ
到處都是兔子呢ˇˇˇ好幸福呀ˇˇˇ(慢著)
還有好多兔子娃娃ˇˇˇ軟綿綿的好想抱回家呀Q口Q(住手)
巧克力也都有兔子形狀ˇˇˇ彷彿置身天國啊ˇˇˇ(被報警抓去關)

今年的第一篇節慶文終於出爐了XDDDDDDD
請大家慢慢享用ˇˇˇ(等一下)

另外(?)骸綱株式會社有「骸綱邂逅祭」的活動唷ˇˇˇ
詳請請到論壇觀看XDDDDDDDDˇˇˇ
活動剛好今天開始XDDDDDDDDˇˇˇ
從四月中到六月中~希望大家踴躍參與QDQˇ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對東方人而言,提到有兔子的節日就會想到中秋節,可愛的玉兔在美麗的明月上搗著又軟又香的年糕,凡間的人類在底下吃著月餅和柚子,欣賞在雲層裡若隱若現的銀月……
  但是,在西方世界則不然。

  無論走到哪裡,都看不見特價的牌子或者商品,所有的街道都一如往常的忙碌擁擠,一點過節的氣氛都沒有。骸困惑的領著千種、犬和庫洛姆走在街頭,在看過和平時沒有兩樣的店家之後,便啟程走回黑曜中心。

  「庫洛姆。」
  「是?」
  「日本人不過復活節嗎?」
  一愣,庫洛姆反而歪著頭反問骸:「復活節是什麼?」
  這一問,不等骸反應,犬立刻劈哩啪啦的痛罵過來。「居然連復活節是什麼都不知道!妳這個女人頭殼是不是有問題啊!」
  無辜的眨了眨水亮的紫眸,瑟縮了下。「可是……我們沒有在過這個節日呀。」悄悄的往骸那邊靠過去。「日本的節慶很多,可是沒有復活節……」
  到此,千種有意無意的朝骸大人那兒望去……跟了骸大人這麼多年了,骸大人的個性還有企圖他都能猜到七八成,甚至八九成。對特殊節日一點興趣都沒有的骸大人會突然這麼關心節慶,背後一定有其他陰險狡詐的目的……啊,更正,是意圖不軌的目的。
  「所以,綱吉可能也不知道復活節囉?」
  這一句就夠了,千種可以百分之百肯定骸大人的企圖到底是什麼。
  「姆……應、應該是吧……」庫洛姆不慎確定的將小手放在唇前思考,並沒有看見骸的表情。
  千種瞄了庫洛姆一眼……對,庫洛姆,不可以讓骸大人有想跟澤田綱吉一起過節的荒謬想法!
  他對骸大人的性向並沒有什麼意見,對於骸大人喜歡的人更是不會有任何異議,但如果真要和對方一起過節,尤其對方又是彭哥列的十代首領,那他們的假期就沒著落了──光是要幫骸大人把澤田綱吉擄過來就得花費不少力氣。
  好好的復活節還要出去綁兔子?不好意思,他們寧願吃市售的便宜巧克力,能有德芙、金莎最好,廉價的波霸巧克力也罷,像澤田綱吉那種只有骸大人才可以吃的高檔兔子,還是免了吧!
  「呵呵呵……這樣嗎?那真是太好了!」
  欸?
  「骸大人,您說什麼?」趕緊抬頭確認,千種的眼鏡差點滑了下來。
  「嗯?我說,真是太好了。」不慌不忙的重複一次,骸臉上的笑容更耀眼了。
  不是他眼花,就是骸大人的顏面神經出了問題;不是他耳殘,就是骸大人的語言系統出了差錯。
  「骸大人,不能跟彭哥列一起過節讓您很高興嗎?」直腸子的人就是有話直說,相較於千種的錯愕但不敢言,犬倒是問的很爽快。
  「呵呵呵……當然不是了,只是綱吉如果不知道的話,就應該要有人『告訴』他不是嗎?」
  換句話說,骸大人想用「他的方式」來讓澤田綱吉明白什麼叫做復活節。
  不等千種反應過來,骸就將一張精美的邀請卡塞到他手中,笑容滿面的要他去「傳話」,彷彿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麻煩你和犬將這張卡片送到綱吉手中,可以的話立刻『請』他過來。走吧,庫洛姆,我們要好好準備一下,待會兒要招待綱吉唷!」
  「咦?首領會來嗎?」看的出來,庫洛姆對這個消息感到十分期待。
  「當然囉,沒有意外的話,綱吉待會就會過來了。」
  語畢,便開始和庫洛姆討論該如何佈置房間。
  千種和犬看了看邀請卡,再抬頭對看一眼……不過是送張邀請卡,為什麼要兩個人去?



  答案,就是如此。

  「呃……請、請問……」纖瘦的身軀被五花大綁丟在沙發上,柔和的深褐色眼眸害怕的左顧右盼,並不時試著喚喚看綁他過來的兩個男人,但那兩個人卻理都不理他,一個看書,一個打電動,絲毫沒有向他解釋的意思。
  見兩人都沒有搭理他的意願,綱吉只好試著扭動身子,想解開綁住他手腕的結……「勸你乖乖躺著,待會骸大人就會來了。」
  聞言,綱吉更是急的快要哭了,要不是嘴巴勾不到繩子,他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咬的也要把繩子咬斷,拔腿就跑。

  天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想做什麼!

  「不用擔心啦!乖乖躺好,彭哥列,骸大人不會對你做什麼的啦!」連骸大人到底會做什麼都不知道就扔出這種不負責任的發言,犬煩躁的要綱吉安靜一點,別妨礙他破關。
  「……」反觀千種,倒是不敢對這一點做出太大的保證。
  「那幹嘛把我綁來這裡!」綁架!這是綁架啊!為什麼四月開始沒多久他就要被綁到這種地方來?!
  專心將目光放在電動上的犬根本沒把要出口的話思考一遍,隨口回答幾句打發掉綱吉,不料反而說出了綱吉最不想聽見,但也最有可能發生的答案。
  「安啦、安啦!骸大人頂多要你穿上那套純白兔子裝而已啦!」話是對綱吉講的,但他卻連看都沒看綱吉一眼,自顧自的按出密技絕招。
  「什麼?什、什麼兔子裝……」
  「噓!先不要吵我!現在是關鍵時刻!」
  「……犬,你先不要回答彭哥列的任何問題吧。」否則把骸大人的內幕都抖出來,小兔子可能會用最後一絲力氣逃脫。
  「可是骸大人說他想知道什麼就說呀……啊呀!不要跟我說話啦!剛才那一擊要是打到就成功了說!」喀喀咑咑的敲擊著電動遙控器,力道大到就算那些按鈕在下一刻全都掉光也不奇怪。
  「……」是嗎?骸大人說不管什麼都可以說?算了,反正就算讓兔子知道了,逃走的機率大概只比太陽打西邊出來多一點點,他還是安分的待在旁邊看書,否則到時犬破關失敗,他也會遭受到池魚之殃。
  一聽千種說別講比較好,綱吉也不是笨蛋,馬上猜到骸要做的事情絕對不會是他笑一笑就過去的小事,心臟在心口七上八下的跳了好幾圈,隨即焦急的再次發問:「到、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求求你告訴我!」
  突然轟的一聲,犬毫無預警的從地上跳了起來,嚇的綱吉差點從沙發上滾下來。「破啦!破啦!終於可以到下一關了!」開心的在原地轉圈圈,許是心情大好,他終於肯正視綱吉,看似專心的聽他說話。「你剛剛想問啥?彭哥列。」

  這個時候問問題,他應該會說實話吧?

  嚥了口唾沫,綱吉努力從地上爬起來,坐到沙發上。「那個……純白兔子裝是什麼?」
  「喔?就是這個。」果然,犬二話不說拿來一本外國的節慶雜誌,隨便一翻就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放在桌上,攤給綱吉看。
  這一看,綱吉的眼珠子差點整個瞪出來。
  這套衣服除了頭上的兔耳是正常的以外,身體部分就跟比基尼一樣只有遮住胸部和重要部位,腳上穿著毛茸茸的雪白靴子,看起來實在是可愛的不得了。

  但是要他穿?
  開什麼玩笑!

  「這、這是給女孩子穿的吧?!」拜託告訴他,骸買這套是要給庫洛姆,而不是給他的!
  「嗯?可是我之前才看見骸大人拎著這套進來,還很開心的說彭哥列穿起來一定很可愛……」
  話還沒說完,綱吉就整個人滾到地上,奮力學習毛毛蟲向前衝的習性,往門口前進。
  但才沒動幾下,就被千種整個人拎起來,放回沙發上。「不能讓你離開,否則骸大人會很失望的。」
  「失望什麼啊!骸的腦袋有問題!你們別跟著發神經啊!」姑且不論會不會得罪到人,現在自己的男性尊嚴才是最重要的,綱吉使出渾身解數亂扭,但才剛扭下沙發又被千種抓回去。
  「骸大人的腦袋一點問題都沒有。」只能說他生病了,得了一種叫做「戀愛」的不治之症,而病因就是你,澤田綱吉。「如果再不安分一點,我們只好使用非常手段了。」

  非常手段?

  聽到這一句,綱吉才停止掙扎,錯愕的轉頭望向千種……「骸大人說除了特殊道具以外,他還拿到一些非常不錯的『酵素』藥品,說如果管不住你的話可以使用。」不過下完藥之後要立刻離開房間,否則如果看見澤田綱吉的媚態,就算他們是骸大人的心腹,也難逃眼珠子被挖出來的下場。
  但這句話就夠了,已經夠把綱吉整張小臉嚇的慘白,半句話都吭不出來,當然也不敢繼續亂動。

  特殊道具?「酵素」藥品?
  開什麼玩笑!

  乖乖縮在沙發上發抖,見綱吉肯乖乖配合,千種才把藥品收了起來,並忍不住朝綱吉拋去同情的一眼……目光才剛落下,裡面房間的門就打開了。
  「哎呀,綱吉已經來啦?你們的辦事效率真好呢,千種、犬。」笑咪咪的拿著那件純白兔子裝走出來,就在此時,庫洛姆也剛好從外頭回來了。
  「骸大人,這些東西要放哪呢?」
  「放在綱吉旁邊就行了。」
  點頭應了一聲,便小跑步到綱吉身邊,將她藍子裡的蛋全都倒在綱吉所在的沙發上……「咦?首領為什麼被綁起來了?」
  「因為我──」是被綁過來的啊!
  但話還沒溜出舌尖,小嘴就被骸塞進幾根修長的手指,過長的指頭碰到了他的扁挑腺,令他感到想吐,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沒什麼,庫洛姆,放好就快出去吧。」笑容滿面的下達了逐客令,庫洛姆立刻會意,便向綱吉揮了揮手,轉身和犬、千種一同離開這個房間。

  門一關上,骸便把手指抽了出來。
  「咳咳!你你你、你想做什麼──呀啊!」好不容易取回發言權的綱吉立刻先發制人,問了再說,但骸根本沒有回答的意思,逕自哼著小曲兒坐到綱吉身邊,並把綱吉抱到自己腿上,開始解開他身上的繩結。
  「待會先不要動唷,綱吉,我要幫你換衣服。」
  「換……不要!不要不要不要!」臉一綠,立刻開始扭動身體,就算待會摔個狗吃屎也沒關係,只要能讓他脫離這個男人的魔爪,怎樣都行!
  「哎呀……不要亂動唷,綱吉……」暫時將兔子裝放在旁邊,健壯的臂膀抱住綱吉軟綿綿卻又結實的身子,唇瓣貼在他的耳際,惡意的吹氣。「待會兒擦到不該擦的地方,發生什麼事我可不管唷……」
  渾身一震,綱吉頓時停止所有的動作,連呼吸都暫時屏住,乖乖的讓骸抱在懷裡。雖然他不知道是會擦到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但直覺告訴他──不要動,否則後悔的人會是你。
  「乖……就是這樣。」滿意的繼續解開綱吉身上的繩結,一方面還熟練的褪下他的上衣,而他只能乖乖的把手舉高、乖乖的讓他脫,因為他根本不敢多動一下,深怕待會莫名其妙就去找閻羅王報到,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直到上半身被套上兔子裝的上半部之後,綱吉的冷汗又開始分泌了,尤其當骸將大手移到他的褲頭上時,他更是像觸電似的跳了起來,可憐兮兮的用水汪汪的大褐眼瞅著骸。雖然他不認為男孩子使出這招會有多大用處,但現在的他也沒別的法子可用了,先試再說。
  沒想到骸真的停下了動作,且出乎意料的多作了好幾個動作──要是綱吉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打死他都不會採取那樣的行動──他像發瘋似的將綱吉強壓在沙發上,用力吻上因錯愕而微啟的唇瓣,溫熱的舌竄入乾澀的小嘴內,撈起裡頭的小舌一同纏綿,偶爾鬆開讓綱吉稍微喘口氣,但不到一秒又再次封住稍稍紅腫的紅唇,竭盡所能的汲取裡頭甜美的蜜汁,似乎不吻到斷氣不罷休。
  直到綱吉的小臉已經紅到快要滴出血來,氣也快換不過來時,骸才依依不捨的放開被吻腫的嫩唇,依戀的舔了最後一口,然後笑嘻嘻的將大手擺在綱吉的褲頭上,繼續剛才沒做完的工作。

  所以,他不但莫名其妙被奪走初吻,還被吻得差點斷氣,最後的結果還是跟原本一樣,褲子依舊逃不過被脫掉的命運。
  更諷刺的是,因為被吻到脫力,現在的他根本沒有力氣保護自己,甚至連坐好都沒辦法,只能軟趴趴的靠在骸身上,連喘息都有點吃力。
  這算不算是自掘墳墓?

  「呵呵呵……綱吉真可愛,居然以為那樣就能夠讓我停手了……哎呀,綱吉的小寶貝就根本人一樣可愛呢,都站起來了。」愛不釋手的摸了摸綱吉的「小寶貝」,讓綱吉嫣紅的身軀抖的更加厲害。
  「啊……不、不要摸……」用盡最後的力氣翻了個身,整個人縮在骸的懷裡,不讓他繼續觀賞自己的「小寶貝」。
  「呵呵,綱吉害羞了呢……好吧,待會就穿好了唷。」暫時放棄挑逗綱吉的念頭,繼續替綱吉穿上他準備好的兔子裝,而後者更是不敢再有多餘「找死」的動作,他總算明白,就現狀而言,穿上兔子裝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待綱吉完全換上兔子裝之後,他體內莫名的騷動也終於停止,他哀怨的盯著鏡中的自己,愈來愈搞不懂為什麼他要被迫穿上這種丟死人的衣服……等一下,對呀,為什麼?
  「給我等一下!」
  但骸根本不理他,應該說,根本不理會他的抗議,自顧自的把庫洛姆買來的蛋塞到綱吉懷裡,把他推到純白色的床上,打開不知道什麼時候架設好的打光燈,然後興奮的拿起專業單眼相機,喀嚓喀嚓的按下快門。
  愣愣的被照了好幾張相,綱吉好不容易才又回過神來。「等……骸!聽我說話!」
  「雖然錯愕的小臉也很棒,但還是笑一個好嗎?綱吉。」
  「欸?可可可、可是……」
  「先笑一個讓我拍幾張,我就聽你說話。」
  「……」
  拿他沒辦法,綱吉只好勉強扯出笑容讓他拍,但因為不是發自內心的笑,骸似乎不是非常滿意,雖然他還是不停的按快門。
  「嘖,別笑的那麼勉強嘛,綱吉,要笑的開心一點呀!」

  莫名其妙被人抓到這裡來換裝拍照,誰笑的出來啊!

  終於,骸放下那台單眼相機,理所當然的爬到床上,將綱吉緊緊的圈在懷裡,舒服的嘆了口氣,然後沒有任何動靜,僅是靜靜的抱著他,並用臉頰摩蹭綱吉柔順的褐色髮叢。

  現在是怎樣?

  綱吉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只能乖乖的讓他抱著,但內心的疑問愈來愈多,也愈來愈搞不懂這個男人到底想要做什麼。
  良久,骸終於稍稍放鬆圈住他的力道,並輕輕咬住他的耳朵。
  「啊……骸、骸!不、不要這樣……」
  「吶,綱吉,今天是復活節唷。」
  咦?
  腦袋轉了好幾圈,才想起骸並不是日本人,而是義大利人,聽說外國人都很重視這個節日呢。
  「噢,這、這樣啊……」但這又跟他有什麼關係?
  「我是第一次過復活節呢。」
  褐眸一睜,綱吉頓時沉默了。
  是呀,骸雖然是外國人,但卻從來沒有度過復活節……自小生長在那樣的環境,還被家族同胞帶到不見天日的地下室裡做人體實驗,不要說復活節了,恐怕連新年和聖誕節這些大節慶都沒得過。
  但就算是這樣,又跟抓他過來有什麼關係?
  「也許你不相信,但我一直很希望有隻可愛的兔子可以陪我過復活節……這個節慶雖然是從基督教出來的,但最後所有人都會在這個時候得到幾天假期、歡度復活節,我……也很想過一次看看呢。」
  話落,綱吉不再說話了,他的理智和同情心正在內心天人交戰。
  「當我的專屬兔子吧,親愛的綱吉……只要今天就好。」將臉龐靠在綱吉淨白的肩頭上,溫熱的氣息令綱吉渾身一顫,用力嚥下一大口唾液和氣體,輕輕喘息。
  室內的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骸的體溫已然完全傳到綱吉身上,令他的內心掀起了另一波不小的騷動……噗通、噗通……他的心臟快要爆炸了!
  而且,一旦得知骸抓他過來的理由之後,綱吉的心也軟化了……是呀,他也是人,也會希望得到一般人所能擁有的平凡幸福──縱使他一點都不平凡。
  想到這,綱吉緩緩抬起戴有兔子手套、毛茸茸的小手,抱住骸環住自己的手臂。
  「……如、如果你願意的話……每個節慶……都可以來找我一起過……」
  他不是聖人,也不是偉人,只是個平凡的男孩子,如果如此平凡的他能夠幫助其他人,又為什麼不作呢?
  這次,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身後男人的呼吸停了那麼一瞬,而就在他加強抱住自己的力道時,他也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骸加快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聲。
  「謝謝你,親愛的綱吉……」
  難以想像的溫馨感在綱吉心中渲染開來,原以為骸是個恐怖至極的男人,沒想到也會和一般人一樣有孩子氣、任性的一面,綱吉不自覺的露出淡淡的淺笑,所有的困惑和焦慮霎時一掃而空,靜靜的享受著被需要的喜悅和歸屬感。

  然而,就在綱吉確信自己這麼做是正確的時候,骸又再次開口了,而語氣的興奮度是先前的好幾十倍。
  「那麼,綱吉。」
  「呃?」
  「我現在可以享用我的專屬兔子了嗎?」
  「耶?」錯愕的抬眸望著上頭那張笑的又欣又喜、外加幾份狡詐的帥氣俊臉。「等等等、等一下……你、你的目的該不會是……」
  「就知道綱吉不會拒絕我,那麼我開動囉。」語畢,大手開始拉扯純白的毛褲。
  「不……救命呀!不要啊!嗚──」一顆不大不小,恰好塞住綱吉小嘴的巧克力蛋堵住了他的叫聲,而攫取兔子的大野狼也在此刻露出所有的真面目,色色的在綱吉粉嫩的頰上舔了一大口。
  「每個節慶都會去找你過唷,可愛的小、綱、吉。」

  ……對不起,他又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