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1 (火) | Edit |

※內含10096(?),不適者慎入。

後記:

開學了(黑白)
這個假期真短……(被摔出去)

報告除了修改以外都沒動(得意貌(被踢出去
Sir對不起Orz
開學後我會努力的……(這種學生####)

如同往常一般(?)
當學業愈來愈繁忙時,靈感大神就會跑來找我泡茶,還會附帶點心(?)
太可惡了XDDDDDDDDDDDDDDDDDDDDD(摔椅子)
拜託您在我空閒的時候再來拜訪我啊XDDDDDDDDDDDDDDDDDD!!!!!(焦急)

另外請大家踴躍參與活動////(欸)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今天就談到這裡吧。」
  整理好手邊的資料,白蘭笑咪咪的將簽好的合約遞到庫洛姆面前,後者微笑應了一聲,並接過那份合約,但卻無法從白蘭手上順利接過,對方按住文件的力道並沒有鬆開,令庫洛姆困惑的抬起水漾的眸畔。
  「白蘭先生?」心頭一跳,庫洛姆的聲音明顯沙啞許多,因為白蘭正用平時不會露出的溫柔眼神睨著她。
  「這份合約到今天就討論完畢了,接下來要隔一段好長的時間才能以合約為藉口見面呢。」意有所指的輕聲呢喃,令庫洛姆的小臉染上了更鮮紅的光輝。
  「白、白蘭先生……」羞怯的低下頭來,而其他部下也很識相的摸摸鼻子當做什麼都沒看見,紛紛走出寬敞的辦公室。
  「我還能再見到妳嗎?庫洛姆。」待所有人都離開之後,白蘭便直接執起庫洛姆顫抖的柔荑,後者的耳朵彷彿能看見霧狀的蒸氣冒出。
  「我……我不知道……」就常理而言,除了公事以外他們是不會見面的,雖然先前有傳過他兩的婚事,但那件事早在幾個月前就以鬧劇的形式收場,而當時的白蘭先生也清楚的表明對自己的興趣並沒有大過對首領的興趣。
  思及此,庫洛姆的紫眸黯淡了下來,並輕輕掙開白蘭的大手。
  「這幾個月來合作的很愉快,後會有期了,白蘭先生。」
  對方是國家首相的兒子,再加上白蘭先生本身優異的條件以及能力,要成為下一任首相也不是夢想。她不過是個企業幹部,雖然背後有企業界鉅子六道財團和澤田財團,自身的容貌也不算太糟,但那枚失明的右眼則替她的外貌大大的打了折扣,至少,她自己非常在乎這枚右眼。
  所以,她不會癡心妄想的。
  「……看來我真的做錯了呢,我不該對妳敬愛的哥哥開那麼難笑的玩笑。」
  聞言,庫洛姆猛然抬眸,但白蘭早已回過身去,她看不見他的表情。
  「白蘭先生?」
  「不是嗎?妳現在會拒絕我,就是因為我開了澤田綱吉那種不好玩的玩笑吧?哼……我果然是自作自受呢。」自嘲的笑了一聲,並轉了過來。
  「咦?不、不是的……只、只是……」下意識的摸住自己右眼的眼罩,庫洛姆難堪的別過頭去,眼底寫滿了自悲和哀傷。
  眼尖的察覺庫洛姆不自然的動作,白蘭大步朝庫洛姆邁進,抓住她撫住右眼的纖手。
  「白、白蘭先生……」
  「那麼,我還有機會嗎?」他輕輕扣住庫洛姆的下巴,不讓她有機會將眼神移開。「第一次……有女性讓我如此著迷,像妳這種又美又能幹的女性真的是太迷人了。」粗嘎沙啞的嗓音刺激著庫洛姆的耳膜,藉由神經傳達到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
  「但、但是……」
  「妳想談妳的右眼嗎?那根本不構成問題,失去右眼的妳反而比雙目健全的女性還要美上幾十、甚至幾百倍,再說……」靛色的清澈眸畔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庫洛姆漾著水光的紫眸,嘴邊勾起惡作劇的笑紋。「沒有幾位女性能保有這麼美的身形呢,庫洛姆。」
  小臉再一紅,白淨的臉蛋頓時紅的像煮熟的蝦子,除了小耳以外,連頭頂都開始冒出陣陣白煙。
  「請、請不要再說了……白蘭先生……」她總算能明白,為什麼當骸大人在對首領說那些甜言蜜語時,首領會露出一臉想鑽到地底深處的尷尬表情……因為現在她也希望有個洞能讓她跳進去!
  望著庫洛姆生澀的反應,白蘭笑意盎然的將她的小手提高,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最近,我會再次登門拜訪六道財團和澤田財團唷,庫洛姆,希望妳到時能做好心理準備。」



  「就、就是這樣……」
  當庫洛姆敘述完以後,綱吉的腦袋還停留在當機的狀態,完全無法反應過來。

  就是這樣?
  是怎樣?

  「呃……等一下,庫洛姆……」頭痛的揉著太陽穴,綱吉真希望自己是在做另一個惡夢。庫洛姆愛上白蘭就已經夠糟了,現在又出現白蘭可能再次上門提親的慘況,他今年到底是在走什麼霉運啊?
  縱使庫洛姆已經再三強調白蘭和從前不一樣了,但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天知道他是不是暫時做做樣子,等得到庫洛姆之後就又恢復從前風流的本性。
  沒錯,庫洛姆的幸福與否正是綱吉目前最關心的事情。

  老實說,就算白蘭個性再糟、人品再爛,只要他肯全心全意對待庫洛姆,他就會雙手歡迎這名「妹夫」加入他們的家庭,更何況庫洛姆也表達過對他的好感。
  但這必須要以他對這名「妹夫」沒有任何印象或者有良好印象為前提。
  可惜的是,白蘭給他的印象實在是太糟糕了……不,光是用糟糕還不足以形容他的差勁,因為他是在和妹妹相親時公然調戲女方兄長的爛男人。這就算了,也許相親時只是開玩笑,但他的風流名聲早在外界傳的天花亂墜、漫天飛舞了,姑且不論他在相親時的表現,光是這些臭名就讓綱吉對他沒有半點好印象。
  現在,寶貝妹妹不但說喜歡他,而對方也有意要來提親娶走她?
  老實說,他實在是很不放心。

  「還有什麼問題嗎?首領,我已經跟你保證過,白蘭先生相親那天只是跟你開玩笑罷了。」見綱吉一臉為難的模樣,庫洛姆趕緊再次強調這一點。
  「……庫洛姆,妳真的那麼喜歡他嗎?」嚴格來講,他不是庫洛姆的父母,也不會想干涉庫洛姆個人所做的決定,但他還是不死心的再問一次,因為這次的對象實在是讓他非常不放心。
  靜靜的凝視著綱吉的褐眸,庫洛姆的紫眸閃爍著從前所沒有的堅定光輝,美的令綱吉感到錯愕。「是的,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這麼愛一個男人。」

  既然如此,他還能說什麼呢?

  戀愛果然能讓女性變的更加耀眼、美麗,此時的庫洛姆已經進一步成長,成為一名漂亮成熟的出色女性。
  「……我知道了,等他來提親時,我絕對會誠心歡迎他的。」
  紫眸一睜,庫洛姆開心的撲到綱吉身上摟住他,興奮的又跳又叫。
  「謝謝你!首領!謝謝你!哥哥!」
  聽庫洛姆開心的喊著他哥哥,綱吉心中的不安才又被掃除了一些。看來,庫洛姆真的很喜歡那個男人呢。
  事到如今,他就相信庫洛姆的說法吧!搞不好白蘭真的為了庫洛姆而改變自己也不一定。



  「所以,就是這樣……」
  當晚,骸一回房就被綱吉拉到床邊坐好,靜靜的聽他講完這一長串原由。
  甫一聽完,骸並沒有任何反應,過了幾分鐘之後,才開始鬆開頸子上的領帶。
  「快把衣服拖一拖進浴室吧,綱吉……我的手指和慾望都等不及想到你體內取暖了。」
  雙眼瞪大、小嘴微啟,綱吉不敢相信的瞪著坐在床上的男人。

  聽完這件事之後,他的第一句話居然這麼下流,更重要的是,跟他所談的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你給我認真一點!」綱吉頓時為之氣結,其他的事情不要緊,但只要牽扯到庫洛姆的幸福,他就會不顧一切的反抗眼前的男人。「認真的跟我說你的看法!否則我絕不跟你進浴室!」
  挑起半邊眉,骸似笑非笑的上前摟住綱吉,親吻他略紅的小耳畔。
  「呵呵呵……抱歉吶,綱吉,因為我實在是不知道該表達什麼看法。」
  懷裡的人兒一愣,抬眸對上那雙奇特的紅藍異瞳。
  「既然那是庫洛姆的決定,你也只能順從了不是嗎?那連你都順從了,我還能說什麼呢?」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綱吉就是很不安,他總覺得這件事並沒有那麼單純,心裡總有一塊疙瘩刺激著他的思緒,這種感覺就跟他前往賭場找骸時一模一樣。

  焦躁、不安,總覺得會發生大事的不祥預感。

  「不過……」這一聲,將綱吉的思緒拉了回來。「如果他們真的結婚,你恐怕就不能常見到庫洛姆了。」
  聽罷,綱吉有點落寞的低下頭。的確,因為嫁出去之後庫洛姆就必須搬離這裡,以白蘭的家世背景和身分地位是不容許她繼續在其他企業工作的,更何況光是要應付的社交活動就多的掐指也數不清,哪還有時間管其他事業?
  不過,只要庫洛姆幸福就好。
  「沒關係,現在通訊這麼發達,就算不能親眼見到,電腦和手機也可以和她聯繫。」
  「是呀,那麼……綱吉。」
  「嗯?」心情放鬆之後,綱吉的戒心也全然卸下。
  「我們該去洗澡了吧?」
  一呆,一片片紅暈悄悄爬上綱吉小巧的臉蛋,直到他連耳朵都開始發燙。
  「呃……我……」
  骸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他,喫著笑臉將他橫抱起來,迫不及待的邁開大步、走向佈滿水蒸氣的偌大浴室。



  輕輕摟著因氣力用盡而睡著的綱吉,骸溫柔的凝視著他熟睡的小臉,並撥弄著他濕潤的褐髮。猝然,懷中的人兒顫抖了下,並發出虛弱的呻吟聲及喘息,表示自己送入他體內的慾望又再次脹大,刺激到了他敏感的美麗花蕾。

  這麼美麗、可愛的天使,只屬於他一個人。

  陶醉完後,骸的心思終於拉到綱吉提出的事情上。
  連綱吉都能感覺到白蘭向庫洛姆示好的不對勁,像骸這種城府極深的男人當然不可能沒有察覺到。但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畢竟是現任首相的兒子,而且即有聲望能夠成為下一任首相,無論是哪一方面,都不是能夠輕易得罪的人物。
  最麻煩的癥結就在庫洛姆身上,因為她對白蘭不抱任何懷疑,甚至愛上了他。偏偏庫洛姆又是綱吉目前最在乎的人之一。

  垂眸凝望綱吉染上淡淡紅暈的小臉,無盡的溺愛和佔有慾再次充斥映著水光的雙色異瞳。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放開你……」
  霧氣瀰漫的浴室中,兩道人影結合的更加緊密、久久不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