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6 (日) | Edit |

※應該算悲向,請慎入。

後記:

慘了報告根本沒寫(被摔出去)
數學寫什麼報告啦XDDDDDDDDDDDDDDDDD!!!!!(自暴自棄摔筆)
在A4紙上寫「Nothing is exactly my answer.」算了XDDDDDDDDDD!!!!!!!(住手####)

請數學神人快上線阿(掩面)
快拯救我的數學Orz(被踢爛)

這麼正經(?)的文章後記卻這麼神經病Orz
請各位見諒(被圍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謝謝你愛我。』

  儘管早已失去所有氣力,他仍舊使用平穩的聲調說出這句話。
  美麗的笑痕遺留在他染血的面容上,逐漸靜止的脈搏自他蒼白的纖手傳到自己手中。



  「……大人、骸大人,該起床囉!」
  驚醒,骸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掐住出聲者的咽喉,血紅色的瞳眸顯露了恐怖的殺意,但在逐漸看清對方的容貌之後,總算恢復該有的理智,趕緊抽回自己的大手。
  「咳咳!」褐髮少年噗通一聲跌到地上去輕咳,他高度懷疑自己會不會死在這個男人手下,每天早上都發生一次可不是鬧著玩的。
  「……是誰准你進我房間的?」冰冷不帶一絲感情的語氣令少年一愣,連忙爬起來陪笑臉。
  「呃……是、是庫洛姆小姐要我來叫醒您的……」說著,心中的羞怯令他瞬間羞紅了耳根,並舉起小手輕拉骸的衣角。「我、我們不是在交往嗎?但我每次都受到這種待遇……」
  「我自己會起來。」輕輕甩開少年拉扯的手,逕自走進浴室,連看都沒看少年一眼。

  褐色的柔順長髮、白裡透紅的肌膚、纖細瘦弱的身軀,以及水汪汪的褐色眸畔……外在唯一的差別,就是他的名字並不是綱吉。
  是的,他是家族裡的人找來的替身。
  希望他能取代綱吉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否則會大大影響守護者龐大的工作量。

  梳洗過後,骸走回自己房間,看見那名少年仍在床邊等待自己,不耐煩的輕嘖了聲,自顧自的走到電腦面前開機,仍然不願和少年多說一句話。
  少年小心翼翼的瞅著骸的背影,並悄悄的移動到他身邊。
  「……骸大人,今天是難得的假日呢!要不要出去走走?」
  「沒空。」
  不似以往的輕鬆語調,那道嗓音冷的令人直打哆嗦,少年不禁抿緊了小嘴,稍稍委屈的退後一步,思忖著要用什麼方法讓骸正視他。畢竟,他是毛遂自薦成為首領替身的,倘若沒有交代一些成果出去,可不是一句對不起就可以了事的,畢竟連庫洛姆小姐都心不甘情不願才把希望交在他身上,因為自己早已做出會讓骸大人振作起來的承諾。

  他知道,除了當首領替身這個方法以外,沒有人能夠接近骸大人。因為他的心早已被首領抓個死緊,別說尋找人生的第二段幸福,骸大人對其他人連瞧都不瞧一眼,要不是自己和首領相貌神似,恐怕就算門外顧問大人親自出馬向骸大人施壓也動搖不了他。
  不過,至少骸大人在一個星期前答應和自己交往看看,代表他還有機會。

  「骸大人,我可以直接叫您的名字嗎?」
  「不行。」想都不想,連半點希望都不給身後的少年,目光始終專注在螢幕上。
  「可、可是首領生前……」
  話還沒說完,緊握滑鼠的大手猛然捏住他的喉嚨,方才淡漠的瞳眸注入了濃烈的殺氣,暴戾的氣息就和今早一樣。
  「綱吉永遠都活在我心中,不准其他人隨便說出他已經離開的字眼。」冷冽的吐出這句話,直到少年凸著眼乖乖點頭,骸才放開快要斷氣的少年,任他摔到地上喘息,並將視線拉回電腦螢幕上。

  有機會?
  開玩笑,連叫名字都不行了,還有什麼機會可言?



  下午,庫洛姆在家族的交誼廳看見骸大人的身影,立刻會意到那名替身又失敗了,她悄悄嘆了口氣,並進入交誼廳,走到骸大人身邊。

  「骸大人,今天不是難得的假日嗎?」意有所指的看向在不遠處假裝看書,其實不停地偷覷骸大人的褐髮少年。「怎麼沒有出門呢?」
  「呵呵……這個問題真奇怪,庫洛姆,當然是因為我不想去任何地方才會待在這裡。」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骸完全無視掉她的試探,倘若是不知情的人,聽骸講這番話還會以為他沒有和任何人交往呢。

  到此,庫洛姆沉默了,她深深的望著垂首看書的骸大人──那是首領最喜歡的書,再稍瞥那名少年一眼,確定他聽不見自己和骸大人的對話之後,她在骸身邊坐了下來。

  「這是首領最喜歡的書吧?」謹慎的將發言篩選過後才敢說出口,庫洛姆試著想將話題轉到自己想問的問題──還是不願接受其他人嗎──上。
  「想問什麼就直接問吧,庫洛姆。」
  輕顫了一下,庫洛姆心虛的將眼神移開。
  果然還是瞞不過骸大人。
  既然如此,她也不必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的向骸大人表達自己的看法吧!
  「骸大人,您和那名少年正在交往不是嗎?」
  「哦?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呢。」
  「那名少年應該很可愛,也很主動吧?他真的很喜歡骸大人您唷。」
  「這樣啊。」
  「有很多男人很喜歡他呢,不過他只喜歡骸大人您而已唷。」
  「嗯。」
  不管她用什麼方法暗示,骸大人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彷彿他根本不在意這些事情──雖然好像真的不在意。
  「……骸大人,首領一定也希望您另尋伴侶,幸福的過一生啊……」哀傷的垂眸,庫洛姆望著自己至於大腿上的手背,視線不覺開始模糊。

  失去首領的骸大人,看起來一點生氣都沒有。
  縱使他的行為模式都和以往無異,還是看的出那明顯的落差。

  「呵呵呵……妳真的這麼想嗎?庫洛姆。」將書本合上,掏出懷裡的金製懷錶。掀開蓋子,裡頭除了雕刻精細的懷錶和齒輪以外,合蓋的內側嵌進了一張高像素的清晰照片。「吶,你們真的覺得他跟綱吉很像嗎?在我看來……差很多呢。」毫不客氣的揚起嘲弄的色彩,不屑的搖了搖頭。
  「他當然不可能完全取代首領……但、但是,如果您能試著……」
  「不對唷,這句話的排列簡直是錯的離譜呢,可愛的庫洛姆。」
  「咦?」
  「他並不是『不可能完全』取代綱吉,而是『完全不可能』取代綱吉唷。」
  錯愕的呆坐在原地,庫洛姆頓時領會他們所做的安排有多愚蠢、多可笑。

  她終於能夠明白,為什麼骸大人總是直接排除掉尋匿新情人的所有機會。
  因為除了首領──除了綱吉以外,沒有人能夠給予骸大人一道希望的曙光。
  除了綱吉,沒有人能夠拯救他。

  「骸大人……」
  「吶,我想去兜風了,庫洛姆。」起身,將書本和懷錶收進懷裡,並步向交誼廳的大門。
  小嘴一抿,庫洛姆瞟了想跟上去的少年一眼,決定孤注一擲,再做最後一次勸戒。「請帶他一起去吧,骸大人,如果真的還是不行……」說著,便鞠了個九十度的躬。「到時我會向您賠罪,自此以後也不會擅自干涉您的個人生活空間!」
  腳步停了一瞬,但並沒有表明同意或者拒絕,自顧自的走出大門外,但那一瞬就很清楚的表達了:他沒有意見。
  少年見狀,便收起躡手躡腳的動作,轉而冠冕堂皇的跟著骸走向大門。
  「……可以聽我說一句話嗎?」
  聽罷,少年不敢不停,因為就算他現在的身分是骸大人的情人,但骸大人壓根還沒把他看在眼裡,所以庫洛姆的地位仍然比他還高。
  「庫洛姆小姐?請您長話短說,否則就會跟丟骸大人了……」
  「我這次的請求並不是為了增加骸大人接受你的機會。」厭惡的別過臉,庫洛姆不願和相貌跟首領神似,但個性卻相差十萬八千里的「替身」面對面。「而是為了讓你明白差距有多大。」
  「欸?」尚未意識過來,庫洛姆的下一句就像炸彈一樣扔出來,完全不給他反應的時間。

  「讓你明白,你和首領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坐在副駕駛座上,庫洛姆那句話在少年心中盤旋不去。

  他和首領的差別,不就只有「首領」這個名號而已嗎?
  老實說,雖然他和首領長相神似,但他認為自己略高一籌呢!因為首領在中學的時候並不受歡迎,但自己從小學開始就是人人愛慕的對象。
  雖然這次是乘了首領的順風車而攀上骸大人,但他有自信不會輸給首領,無論是外貌或是身為情人應盡的義務,他都有把握能做的比首領還要好上百倍,甚至千倍。
  所以,他實在是無法理解庫洛姆小姐那番話的意思。

  『骸大人,首領對您而言像什麼呢?』
  記得骸大人答應和他交往之後的一天,他曾經為了能讓自己盡快搏得骸的寵愛,問了這個問題。
  『真正的天使。』
  這是骸大人當時的回答。

  這個回答增加了他的信心,因為從以前開始,就有不少追求者頻頻稱呼他為天使,所以他對於掌握骸大人的心境又加了好幾分把握,才敢對其他人許下會讓骸大人振作起來的誑語。

  偷覷了骸一眼,少年這回沒再出聲問要去哪裡,因為骸大人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不會回答。「骸大人,有很多人都說我很像天使呢!」
  頓了一下,少年可以感覺到骸稍稍將視線移到自己身上,但隨即又拉回擋風玻璃,並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微笑。
  「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天使。」
  咦?
  「呃?可、可是骸大人……」
  「呵呵……也許曾經有吧,但現在只剩下偽天使了。」
  所以,在骸大人眼中,只有首領才是天使嗎?
  不服氣的鼓起腮幫子,少年將小臉別過去看向窗外,暗自抱怨骸大人狹小的眼光。

  有誰不認為自己愛的人像天使呢?
  縱使不會用天使這個字眼,也會說其他甜言蜜語來形容自己的情人吧?
  而骸大人卻用這種說法來講,聽起來實在是非常不順耳。

  車速緩緩慢下,少年以為目的地已經到了,但看見前面的斑馬線之後就知道自己的猜測錯誤。車子已經開出來半小時了,他還是對骸大人的目的地一無所知,甚至連骸大人在想什麼都一頭霧水。
  凝視著骸大人俊魅的側臉,少年不自覺的臉紅了。

  首領的魅力真的這麼大嗎?居然會讓這樣的男人對他迷戀不已。

  忽然,骸大人的臉色自從容轉為鐵青,細長的眸子霎時睜大,令少年登時感到錯愕不已。
  下一秒,少年所搭乘的轎車就不由分說的衝了出去,完全不管交通號誌的燈號變化與否。
  「骸、骸大人!您怎麼了?!」少年焦急的大喊,但骸根本不理他,逕自將油門踏到底,以最高速在大馬路上行駛。

  『糟糕!不小心攻擊到彭哥列首領了!』
  『可惡……你快帶著新型武器離開吧!』
  當他及時趕到時,駛遠的黑色轎車早已映入他血紅色的眸畔……

  狙擊綱吉的兇手,他想忘也忘不了!

  因此,現下的他只看的見眼前的黑色轎車群,馬路上的閒雜人等對他而言根本不構成影響,更別提坐在副駕駛座上驚叫的少年,那些聲波絲毫刺激不了他的耳膜。



  最後,骸終於追進了車群所在的地方,他緊急踩下煞車,車體旋轉了好幾圈之後才硬生生停住,而駕駛座上的男人也急躁的扯下身上的安全帶,踢開車門就衝了出去。
  「骸大人!等一下!」
  但已經來不及了。
  穿著黑色西裝的人群早已將骸團團圍住,而褐髮少年則迅速躲開敵人的魔爪,跑到骸的身邊警戒著。
  「骸大人,他們是敵對家族的人……您實在不該這麼莽撞的衝進來……」話落,少年面色凝重的轉頭望著身後的骸大人,但後者根本沒有看他,也沒有做出備戰動作,僅是像被勾了魂似的站在原地,痴痴的凝望著另一個方向。
  不只是少年,敵方也都困惑的順著骸的視線望過去……隨著科技的發達,擁有高貴身分的人可以永遠保存死去時的身體和容貌,並在透明的強化棺木內沉睡,讓後生晚輩們能夠在掃墓時瞻仰他的遺容。
  彭哥列首領,自然也是特殊人物的其中之一。

  「嘖!你是彭哥列的人嗎?既然如此,就別怪我們痛下殺手!」
  見骸仍然沒有反應,少年焦急的想多爭取一點時間,便擅自回嘴:「你們為什麼在這裡?這個區域並不是你們家族的吧?」
  「我們的首領非常愛慕彭哥列的十代首領,所以我們要將彭哥列十代首領的棺木搬回我們的總部!仔細一看,你跟彭哥列首領長的真像……可惜,姿色根本不及他的一半,帶你回去恐怕也不會讓我們首領高興。」輕蔑的搖了搖頭,敵人的領隊舉起槍口,不偏不倚的對著被包圍的兩個人。

  姿色不及首領的一半?

  這句刺耳的話令少年用力咬緊下唇,但最重要的還是化解當前的危機。
  「就算會與彭哥列為敵也無所謂嗎?」
  「這種程度的覺悟早在我們誤殺彭哥列首領時就準備好了。」
  唇瓣被咬出血味,少年一籌莫展的往後靠,卻碰到了一股令人發麻的氣流,驚慌的將手抽了回來,轉身便看見早已拿出武器的骸大人,而一團團黑色的氣體不停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天使已經被你們送回天界,現在連天使的身體都不放過嗎?」
  不知是骸的能力還是壓迫感帶來的幻覺,這道嗓音悅耳又虛幻,聽起來不像人類說出來的。
  「不准帶走我的天使……不准帶走我的綱吉!」
  黑色的身影一躍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敵人間穿梭自如,一連串漂亮的血花在人群中綻放,不像人類的身手令少年看的目瞪口呆、嘆為觀止,同時也明白了首領在骸大人眼中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了。

  原來,骸大人所說的「天使」並不只是形容詞。
  原來,在骸大人眼中,首領就是貨真價實的天使。
  原來,「像天使」的自己和「身為天使」的首領比起來根本微乎其微、不足為提。

  不一會兒,慕地旁的草地染上了鮮豔的血色和刺鼻的血味,而下手的男人似乎對自己造出來的景色絲毫不感興趣,他甩了甩武器上的鮮血,並暫時將它擱在地上,而後筆直的朝首領的棺木走過去……
  生命威脅消失之後,少年也終於能夠仔細觀望首領的容顏。
  在技術高超的化妝師手下,首領看起來就像睡著了一般,平靜而安祥……珍珠白的肌膚渲染著漂亮的淡紅色,厚薄恰到好處的唇瓣細緻又水嫩,散在肩上的褐色長髮彷彿絹絲一般柔軟有光澤,天使般的臉蛋不沾一絲凡間的塵灰,神聖的不似凡人。
  這就是彭哥列十代首領──澤田綱吉……美麗而清高,天真而聖潔。
  自己居然自以為略勝他一籌?
  思及此,少年羞愧的低下頭去敬禮,久久不敢將頭抬起來,深怕再一次打擊到他高傲的自尊心。

  跪坐在差點被挖出來的棺木旁,骸靜靜的凝視著綱吉看似熟睡的面龐,嘴角彎出了溫柔的笑紋,和平時虛假的笑容截然不同。
  連日來的空虛感終於消失了。

  「我果然……無法愛你以外的人呢,綱吉……」
  無論有多相像、無論有多神似,終究是另一個人、終究不是綱吉。

  晶瑩的淚珠落在綱吉的正上方,沉睡的人兒看起來彷彿正在微笑……

  『謝謝你愛我。』
  好溫柔的一句話。

  將裝有綱吉相片的墜子湊到唇邊,輕輕落下一吻。

  「能夠愛你真好,我親愛的綱吉。」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