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2 (土) | Edit |
後記:

最後一個黑皮Weekend(???)
因為下禮拜大概又要開始忙研究報告了……Orz

日常小品真的好歡樂ˇˇˇ
被骸騷擾的小綱吉好可愛ˇˇˇ(被摔出去)

最後,萌菌真的好萌(?????????)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何謂「前車之鑑」?
  比喻做事應以前人的失敗作為後人的警訊。
  對身為六道骸情人的綱吉而言,沒有分「前人」與「後人」,所以他要以「以前」的自己作為警惕。

  自從洗澡事件以後,綱吉是能躲則躲,除了會議以外都選擇避不見面,甚至連晚上都不在寢室內睡覺,讓骸一籌莫展,聰明一世的他頭一次坐在辦公椅上嘆氣,而在一旁整理文件的千種只能假裝沒看見。
  沒辦法,骸大人自己是罪魁禍首,誰都無法替他說項,應該說連想幫忙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只要「骸」這個字一出現,首領就會立刻向提問者道別,在後者反應過來之前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以,他們除了當作沒看見以外,什麼都不能做。

  「千種,我托你查的事情查到了沒?」沉默了好幾天,骸大人的聲音卻依然悅耳富有磁性,但隱隱約約能聽的出沙啞和飢渴。
  「……查到了,骸大人。」語畢,便將一份看似文件的情報遞到骸大人面前,並悄悄的將自己的良心打包起來。

  檯面上,他們的確什麼都不能做,但檯面下嘛……只要骸大人一聲令下,他們想做什麼都可以做,包括查出首領晚上到底去哪理就寢、首領一天的時間表,以及首領躲骸大人時最常去的地方。
  所以,請良心暫時回房裡休息,在骸大人面前是完全沒有用武之地的。

  拿起情報詳閱,嘴角的弧度開始攀高,爾後便開始處理從前天就累積到現在的文件山,以正常人不可能達到的速度將那座山夷平。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骸大人就將那座足以壓死普通人的文件山夷為平地,千種除了讚嘆以外,也悄悄的讓良心探出頭來,替首領默哀一分鐘。

  「嗯……現在幾點了?千種。」
  「下午一點整。」正好是首領的午休時間。
  「呵呵呵……那麼我要出去『透氣』一下,有人前來通報或者雜事就交給你囉,千種。」
  「……是的,骸大人。」
  真的很對不起,首領。



  累攤了的綱吉趴在辦公桌上打盹,平時再累也會露出溫柔微笑的他居然會躲在這裡打瞌睡,不難想見他有多疲憊。

  『跟霧守的交流也是你的工作之一,既然想躲的話就增加工作份量吧,反正時間應該多很多對吧?』
  門外顧問輕描淡寫的扔一句,就讓綱吉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的確,少了六道骸的性騷擾,綱吉的時間確實多了一點……噢,不,是多了「很多點」,可見平常那個男人纏的有多緊、黏的有多牢。
  但現在反而更累,因為跟六道骸在一起時不需要「動腦」,但處理公文卻可以讓他的腦筋打結又解開N次,說老實話,被六道骸性騷擾搞不好都沒這麼累。
  但他寧願這麼累,也要給那個臭男人一個教訓!
  只要一想起先前洗澡的「慘劇」,綱吉就有辦法逼迫自己接受里包恩的條件,加重自己的工作份量,進而給那個男人一個想忘也忘不了的教訓!

  哼!就看那個慾望深厚的男人能撐到什麼時候!

  想歸想,綱吉現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覺,才剛趴下去就失去知覺了。



  夜晚,皎潔的月光灑落在綱吉身上。虛弱的睜眼,綱吉在確認那道光線是月光而不是陽光的時候苦笑了下……糟糕,他居然把一整個下午睡掉了,幸好他已經拼死把所有工作完成,否則里包恩肯定會拿比閻羅王還黑的臉色給他看,除了訓斥他一頓以外,還會回去找藍波出氣。
  不過睡飽也是一件好事吧?代表他可以精神飽滿的去工作,這樣一來不是很好嗎?
  想著,綱吉便挺起上半身,伸了個大懶腰……話說回來,那個男人能忍這麼久也真了不起,之前是一天不到就跑來找他「解嚵」,現在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他還沒像發瘋似的跑過來把自己扔上床已經算是奇蹟了。

  差不多該原諒他了吧?

  這個念頭才剛浮上來,綱吉就猛然甩甩自己的小腦袋。

  不!不行!他可是六道骸,絕對不能心軟!

  喀嚓。
  頭甩到一半便僵住,因為有一聲不該出現的快門聲打入自己的耳膜,而後發現自己身處的位置早已不是辦公椅,而是待客用的沙發。思考了一秒,綱吉緩緩將頭低下,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經不是西裝了。
  純白蕾絲邊的女僕裝取而代之,下半身的緊勒感也告訴他早已被換上了白色的吊帶襪,面無表情的將右手舉起輕摸頭頂,不出所料的摸到了一頂精緻蕾絲製成的頭布。
  可惡,他有睡的這麼熟嗎?居然連衣服被換掉都不知道!
  而「兇手」正笑咪咪的站在前方拿著單眼相機替自己拍照,不管是左邊的藍瞳或者右邊的紅眸都緊盯著自己腿上的「絕對領域」,一秒也捨不得移開。

  啪嚓。
  綱吉聽見心中的理智線出現了一道裂痕。

  「……好久不見了,骸。」冷靜異常的柔和嗓音令人發毛,但對用迷戀的雙眼直盯他的男人根本不痛不癢。
  「對,真的好久不見了呢,親愛的綱吉。」難掩飢渴的流連在綱吉雪白的大腿上,要不是他還顧及形象,辦公室的地板上可能會有一灘色狼的口水。
  「……我的屁股很不舒服,你知道嗎?」他努力保持聲音的鎮定,並將裙擺拉長擋住「絕對領域」。但這男人似乎想的比他還要周到,裙擺就算拉到最長也只能擋住「絕對領域」的一半,除非他把整片裙布都撕下來。
  「呵呵呵……因為這種吊帶襪比較迷人嘛!雖然綱吉不管穿什麼款式都很可愛,但還是這種最棒了!」城牆似乎不夠形容他的厚臉皮,這男人的臉皮簡直比地殼還要厚。

  剛剛居然還會有想原諒這個男人的愚蠢想法?
  澤田綱吉,你果然還是太天真了。

  強忍著下半身的不適感起身,綱吉努力保持面具般的撲克臉,想讓骸有一點風頭不對的危機感。
  「骸,看來一個禮拜對你而言根本不構成影響。」他盡力以最冷酷、最不爽的語氣道。
  「呵呵呵……我親愛的小綱吉,我認識你可不是第一天唷,這種彆腳的演技也許騙的過其他人,但絕對瞞不過我的唷。」三兩下就戳破綱吉盡全力裝出來的強硬姿態,逼的後者臉皮抽動了一下。
  「……我沒有開玩笑,你現在就給我出去!」礙於眼神再也無法集中,畢竟耍狠原本就不是他的長才,綱吉將小臉別開,纖細的手臂舉起來指向大門,要這個臭男人快點滾蛋。
  「哎呀哎呀,可愛的綱吉,原本就沒什麼魄力了,配上這套衣服更是一點強制性都沒有唷!」說罷,不知何時就移動到綱吉身邊的骸便大辣辣的還住他的腰,並壞心眼的拉扯吊帶襪以軟化綱吉裝出來的強硬姿態。

  可惜,他六道骸是吃軟不吃硬。
  綱吉的面具愈是冷漠,他就要用愈羞辱的方式打碎它。

  被勒緊的下半身令綱吉紅唇一咬,頑強的面具再也掛不下去,便求饒似的當回原本的可憐小兔子,但這不代表他放棄了,只是他裝不下去罷了。
  「……骸,拜託你……」話雖這麼說,但他絕望的感覺到男人的大手已經鑽進裙內,挑逗裡頭不為人知的禁忌地帶。
  「呵呵,果然還是沒戴面具的小綱吉最可愛了!不過還是沒辦法抵銷讓我餓了這麼多天的可惡行為……」說著,便毫無預警的將綱吉的雙腿扳開,並在他錯愕之餘按下延長線上的快門鍵。「笑一個唷,可愛的綱吉。」然後,就是一聲恐怖的快門聲。

  勉強連結的理智線被骸的舉動用力扯斷,不留一絲餘地的。
  他做了什麼???

  「夠了沒!你這個變態──嗚!」抗議聲都還沒表達完就被壓回沙發上,骸的雙眸像寶石似的在光線黯淡的房裡閃閃發光,裡頭也閃爍著無法言喻的飢渴。
  「不過是將綱吉的『小寶貝』和『後花園』一起拍下來罷了,好讓下次綱吉又想白費力氣躲我的時候可以解解嚵……」語畢,就像好幾天沒吃到食物的野獸一般俯身啃咬綱吉的嫩頸,將上頭已轉淡的紅痕加深……



  「首領,您還好吧?」
  一臉擔憂的望著趴在床上的綱吉,庫洛姆的紫眸內寫滿了毫不做作的誠摯。
  「我很好……」為了不讓庫洛姆擔心,綱吉硬是扯了個虛弱的微笑,但腰上和臀部的刺痛又逼的他一頭的栽回枕頭上。
  連坐都不能坐了,好個屁!
  「對了,首領,上次您不是問我,如果我男朋友不顧我的意願硬上的話,我會怎麼處罰他嗎?」
  一顫,綱吉的聲音更虛弱了。「呃,是、是呀……」

  沒錯,「暫時的冷戰」就是庫洛姆給的主意,畢竟她是女孩子,女孩子的心思通常都比較細膩,想出來的方法應該會比較有用……吧?
  雖然他使用後的效果和理想完全相反。

  「我忘記提醒首領……」話落,紫眸不自在的別開,不敢直視綱吉溫柔的褐眸。
  「欸?」
  「唔,這個方法只適用於『一般男人』,對骸大人這種慾望深厚且能力高超的人而言是完全不行的,恐怕只會造成反效果……」

  一陣寂靜。

  「……我想睡了,庫洛姆。」將小臉埋進枕頭裡,悶悶的聲音聽的出來他現在有多嘔、多不甘心。
  「真的很抱歉,首領……」抱歉的鞠了個躬後,便靜悄悄的離開了房間。

  綱吉記下來了。
  這種一般的方法對「變態」而言,一點用處都沒有。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每篇留言計畫之日常小品4
致節操掉一地的骸大人:
「我也想看綱吉的絕對領域女僕裝。」( 死氣火默默的燃起

零空誠摯地獻上這句話。
誰叫綱吉的角色扮演(?)太有吸引力了嘛~
庫洛姆是故意的!故意的!!!

P.S.天羽大大新年愉悅ㄛ!
2014/02/03(Mon) 22:02 | URL  | 零空君 #-[ 編輯]
RE:零空君
這系列的節操真的……一點不剩(欸)
真的是壓力太大才會打出這篇(喂)

庫洛姆真的不是故意的啦WWWWW(爆笑)
庫洛姆也是很替BOSS著想的!!!(欸)

新年快樂!
2014/02/04(Tue) 21:02 | URL  | 天羽 橋(RE:零空君)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