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9 (土) | Edit |

※DH有,請慎入。

後記:

讓大家久等了(也等太久了####)
驚愕的發現這篇的前一章居然是去年12月打的XDDDDDDDD
代表已經拖了快半年了啊!?(被摔出去)
很感謝大家還記得這一篇QDQ|||(被踢爛)

最近,朋友遇到了人渣(?)
是真正的人渣。(欸)
「沒玩過處女,玩玩看。」
這種話居然說的出來?????
閹掉!閹掉啊!!!!!
還把自己當成受害者,真是他媽的賤!(粗口自重)

以上事情純屬發洩,傷眼請見諒。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秉持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原則,綱吉決定親自來實行這套有可能死在雲守手下的危險任務,不用懷疑,骸使盡了渾身解數,硬是要打消綱吉這荒謬的計畫。

  「不可以!你不可以跟那隻麻雀獨處!」一般人發火大概是七竅生煙、面紅耳赤,但六道骸並不是一般人,火大的時候頭頂並不會冒煙,相反的語氣會冷的令人直打哆嗦、臉色比誰都還要冷冽。
  綱吉並不是不怕,就算他跟這個男人相戀這麼多年了,他還是會怕。應該說,正因為太了解他了,所以更加害怕,要不是這關係到家族的存亡,綱吉就是打死自己也不會提出要跟其他男人獨處的愚蠢提議,因為眼前這個男人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可、可是……除了首領以外,有誰能夠跟他套到這麼機密的事情呢?骸,成熟一點吧,雲雀學長很安全的……」
  不料,這句話卻惹來骸一聲不屑的冷笑,令綱吉著實一愣。
  「吶,綱吉,你還記得第一次跟白蘭會談的情形嗎?」
  「欸?那那、那不過是……」
  「不過是什麼?不過第一次見面就擅自握緊你的手,離去前還意味不明的在上頭印上一吻,這不過是什麼?例行的招呼和道別方式嗎?你沒忘記那次我是怎麼替你『消毒』的吧?」

  當然記得,他記得隔天連里包恩都破天荒的放他一天假,因為他連趴著都覺得下半身在燃燒,原因是「使用過度」。

  臉色白了一瞬,綱吉不自覺的打了個哆嗦,並下意識護住自己的臀部。
  「那……我會注意的,讓我去做吧,骸。」除了注意還能怎麼辦?這件事情其他人做不來啊!
  「我去。」
  這句話,讓綱吉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你你你、你去?我看你根本不是要去談判,而是直接殺了雲雀學長吧!」雲雀學長的實力也很強,弄個不好搞不好還會兩敗俱傷,再不然就是雲守或霧守其中一個要回老家報到,無論哪一種情況都只會讓現況變的更糟。
  「當然不是,我親愛的綱吉,我會直接盤問那隻死鳥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不說的話就踩著他逼他說。」
  請問這有什麼不同?
  「這跟打架有什麼差別!不行!還是我去比較保險!」有時候,綱吉真的很想剖開這個男人的腦袋看看到底是什麼結構,明明是個既有頭腦又有能力的男人,但只要和自己扯上關係,他就會從不可多得的天才降為只會打架的白痴,彷彿只要幹掉對方就能天下太平,完全沒有考慮到後遺症。
  「……你執意要跟那隻麻雀獨處嗎?綱吉。」
  猛然,綱吉嗅到了不尋常的火藥味,他下意識的退後幾步,最後靠到牆上。相戀這麼多年並不是白搭,綱吉現在清楚的察覺到自己的處境,決定改變說話的態度。
  「我……你、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我是要跟他談公事啊!」
  「那如果他強上呢?你也知道雲雀恭彌的實力……」
  「骸,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此話一出,無言以對的人變成骸,他錯愕的睜了下眼眸,但並沒有將眼神別開。
  「我不會讓你以外的人碰我的。」
  這句話比什麼都還要有用,方才充滿辦公室的怒火已逐漸消退,骸的眼神也不再那麼緊迫釘人,反而嘆了口氣,彷彿在說:綱吉真狡猾,知道我最受不了那種動聽的言語和可愛的眼神了。

  讓人受不了的是他吧!

  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綱吉揮了揮額上的汗珠,將辦公桌上的手寫計畫遞給骸。
  「所以……就這麼做了唷!麻煩你去支開要雲雀學長處理的雜事……」骸心不甘情不願的接過計畫,哀怨的盯著綱吉。「你那什麼眼神?我不會讓雲雀學長碰我一根寒毛的啦!雖然我覺得雲雀學長根本不會──」話到此,骸的戰鬥力突然飆升,眼神中充滿了警告意味。「噢好!我錯了!他會對我做什麼!所以我一定會小心的!」講完,火藥味才又散去。

  這個男人怎麼會這麼難搞?

  「呵呵……居然要我替另一個男人空出時間好讓你跟他獨處?今天晚上記得主動到我房間唷,可愛的小綱吉──啊,我說錯了,我們『原本就睡同一個房間』了,那麼更正一下,今天晚上記得主動脫衣服獻身唷,我很期待綱吉帶給我的驚奇呢。」話落,便瀟灑的走出辦公室,留下下巴拉不上來的綱吉一個人對著門板乾瞪眼,差點就把它給瞪穿了。

  ……算了,那件事情晚上再去煩惱,現在還是先辦正事吧!



  「既密函提到的調查之後,為什麼又來盤問我?你的時間這麼多嗎?澤田綱吉。」
  在綱吉坐下後就毫不留情的扔出一顆顆炸彈,轟的綱吉差點站起來逃出大門,但現實的窘境迫使他按住自己的膝蓋,強迫自己留在位子上。
  「不……只是上個禮拜,所有守護者都出去執行任務了,我比較納悶為什麼只有雲雀學長你……」
  「因為我的任務提早處理好了。」
  「……這樣啊……」

  兩人就這樣沉默了好一晌,綱吉緊張兮兮的看東又看西,就是不敢正視坐在眼前的雲雀,彷彿只要視線對上就會被他用眼神殺死。
  過了好半天,終於有人打破沉默、開口說話了,但令人驚訝的是,先開口的人居然是雲雀。

  「……看來,你應該沒有帶竊聽器進來。」
  「欸?」竊聽器?難道他原本認為有這種東西才緘口不語的嗎?
  「那麼我就直說了,你為什麼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我還以為故意在白蘭竊聽時毀掉竊聽器表達你對它的無知是你的一項策略。」

  欸?

  「呃……等等……雲雀學長……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嗯?難道這層記憶沒有恢復?」
  突然,有一些片段記憶從綱吉腦中閃過,令他不住按住自己的頭,冷汗隨即冒出。
  「那……為什麼骸不知道?」
  「因為對象是那個狡猾的白蘭,如果連六道骸都知道了,只要是有關你的事情他就不會做出太明智的行為,因此如果讓他知道這項計畫的話,白蘭一定會察覺到。」
  「……」抱著頭沒有說半句話,綱吉正努力忍受腦中竄出來的龐大記憶量,雖然沒有第一次恢復時那麼痛,但也足以讓他咬破下唇以減輕痛苦。
  雲雀沒有繼續說話,他靜靜的等待綱吉回應。
  半晌後,綱吉終於重新挺身,雖然臉色還是略顯蒼白。
  「我記起來了,雲雀學長,之前那樣懷疑你真抱歉……」因為是要隱瞞骸的任務,所以才被自己選擇性的遺忘了嗎?真是糟糕。
  「沒什麼,這樣也好,白蘭就不會懷疑到入江身上。」
  「可是……」小心翼翼的瞄著雲雀,又不自在的別開,雲雀不是笨蛋,看的出綱吉是有話想問,但又不敢問。
  「……如果你覺得記不起我幫你的理由,那很正常,因為我原本就沒告訴你。」
  「呃,那我可以問嗎?」

  坦白說,雲守是比霧守還要難稿的守護者,因為自己對霧守有一定的吸引力和束縛力,但對雲守卻是一籌莫展,給任務都要看他臉色,而且大部分都要跟他打一場架才能讓他執行一次高級任務。
  然而,這次卻跌破眼鏡的答應執行這種麻煩的任務,說實話,綱吉在提出這項計畫的當下根本沒料到雲雀學長會毫不猶豫的答應,原本準備好的「長期抗戰」突然間一點用處都沒有……這樣的結局並不是不好,但總得有個理由吧?

  雲雀沒有回話,只一雙眼盯著綱吉,盯的他渾身不自在。
  「呃……雲雀學長?」
  「……之前對談的時候,你和門外顧問有問我外出是去哪裡。」
  「呃?嗯嗯……沒錯……那麼是去哪裡?」他不記得這項任務裡有要和入江秘密會面的指令。
  「……諾。」
  「欸?」
  「見迪諾。」
  呆了好一會兒,綱吉總算聽清楚他在說什麼,但才說這三個字誰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如果只是見個面,外出時間會加長這麼多嗎?
  雖然他很想這麼問,但雲雀露出一臉「你再多問就別怪我扁人」的羅剎臉,讓他旋即閉上小嘴,同時也會意了雲雀學長願意幫忙的理由。

  大概是迪諾先生暗中幫助他的吧……謝謝你!迪諾先生!

  「那……我就先回去囉?」趁骸終於受不了闖進來前趕快出去找他,否則一切都前功盡棄。
  「嗯,對了,澤田綱吉。」
  「咦?」
  「不要因為一時的心軟告訴他實情,否則會增加入江被發現的風險。」
  「……我知道。」

  緩緩走出會談室,綱吉停在門口,垂首望著自己的腳尖。

  等到這個計畫結束之後,骸會接受自己隱瞞他的事實嗎?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請問有下一集嘛?
2012/08/14(Tue) 21:48 | URL  | 獝 #-[ 編輯]
RE:獝
有……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更新唷OTZ(你)
2012/08/16(Thu) 11:23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請問QQ
這篇還會繼續嗎
我從鮮網開始就有在看大大的文
每篇骸綱都令我很喜歡
謝謝大大的糧食
希望還能看到大大更多的骸綱文😭😭
2016/09/24(Sat) 19:35 | URL  | Hani #-[ 編輯]
Re: Hani
謝謝Hani桑的支持QQ
最近爬牆爬到外面去了,文章產量大減OTZ
坑是不會棄的,但什麼時候會回頭來填真心不知道(艸)
既然還有人在等我就會繼續!
不好意思讓Hani桑等到忍不住來留言了QDQ
2016/09/26(Mon) 05:31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