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9 (火) | Edit |

※H有慎入
※再提醒一次,10096(?)有,請慎入。

後記:

網路爛了。
混蛋網路公司快點設定好啊!!!!!!!(崩潰)
這樣一來我的報告什麼的都不能做了啊!!!!!(再崩)
去圖書館上線也是很麻煩的!!!!!
而且圖書館的網路慢死了啊!!!!!(因為幾百個人一起用)
澳洲你這樣下去行嗎?!?!?!?快跟上時代啊!!!!!(你冷靜)

然後現在報告一個字都還沒動這樣(欸)
不知道為什麼,一旦沒了網路就連寫功課的慾望都沒了
寧願打開口袋怪獸黃版重破(你########)
然後小智真的好可愛(已經語無倫次了阿####你到底在說什麼####)

總之,就是這樣Orz(是怎樣####)
請大家跟我一起祈禱網路快來(哭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望著帶著大批聘禮和聘金前來拜訪的白蘭,綱吉還是不免擔憂的朝庫洛姆望去一眼,後者不敢將頭抬起來,但從火紅似火的耳根子看來,她的臉肯定和煮熟的蝦子差不多。
  輕嘆一口氣,綱吉認命的要自己承認事實,並安慰自己白蘭也許真的愛上庫洛姆,會真心對待她。

  「又見面了呢,澤田總裁,前陣子真是失禮了。」
  一開口,立刻令綱吉放心許多……至少不再叫他「小綱吉」了,讓他開始認為可以相信白蘭愛上庫洛姆的可能性。
  「沒什麼,庫洛姆跟我說那只是玩笑罷了。」再追究也沒有意義,更何況對方都先道歉了,綱吉自然不好多說什麼,只是笑笑的把那些往事扔到一邊去,反正現在最重要的是庫洛姆的幸福。
  「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微微一笑,和綱吉當初見到的笑容有如天壤之別,現下的白蘭看起來就像是個有前途的優質青年,和一開始那糟糕的印象完全無法結合在一起。

  或許,調戲自己真的只是開玩笑吧?
  雖然一點都不好笑。

  「那我們言歸正傳,我真的很喜歡庫洛姆,希望您能將她托付給我。」誠摯的眼神和語氣令綱吉不知該如何是好,畢竟他也是第一次面對這種場面,一顆心七上八下的靜不下來,這遠比簽寫重大貿易文件還要令他緊張。
  「呃……」偏頭瞄了庫洛姆一眼,後者仍低垂著頭,但看的見她的小手緊揪著腿上的窄裙。「既然你們當事人都沒有意見,我當然不好多說什麼……」應該說,他也沒什麼好說,因為庫洛姆喜歡白蘭,白蘭也喜歡庫洛姆,他的戀妹情結還沒有嚴重到要干涉妹妹幸福的地步,再說他也不想干涉,妹妹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真是明理,妳有個好哥哥呢!庫洛姆。」
  此時,庫洛姆才羞赧的抬起頭來,難掩高興的笑弧出現在她的唇瓣,一張小臉紅的足以媲美落日的夕陽,同時也散發出戀愛中女人特有的氣質與魅力。

  戀愛真是不可思議啊。
  綱吉暗忖。

  「咳咳……」輕聲打斷兩人的深情注視,綱吉知道自己很煞風景,但該談的事情還是要談完。「那白蘭先生想將婚期訂在什麼時候呢?」他們兩個都已經是成年人士,且在社會上都有一定的地位,發喜帖肯定是所有政界和商業界的大事。
  「我們都希望愈早愈好。」親暱的握住庫洛姆的小手,讓綱吉又下意識的別開眼──骸說的沒錯,這個男人跟他大概是同一種屬性,完全不會在意外人的眼光。
  「嗯嗯……那你們就自己決定好日子吧,這些都是我無法干涉的。」簡言之,他這個雞婆哥哥只管到這裡,剩下的決定權就還給他們小倆口吧。
  「太好了!庫洛姆,我們快去挑選婚禮的方式和適婚紗吧!」迫不及待的模樣絲毫不假,終於打散綱吉心中最後一塊陰影。

  自己也不是多自戀的人,看到這種場面還繼續懷疑白蘭就太說不過去了。

  「那麼我先回去工作了,妳的工作我都會處理好的,庫洛姆。」溫柔的一笑,這是他這個哥哥現在唯一能做的。
  羞紅的小臉轉了過來,庫洛姆深深的凝視著站在門口的綱吉,水汪汪的紫眸中寫滿了感動和感激,她輕拍白蘭的手以示暫時放開她,靜靜的走到綱吉面前,正當綱吉想開口詢問的時後她便抱住了他,纖細的身軀不停地顫抖。
  「謝謝你,首領……謝謝你,哥哥……」明明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綱吉對她就像對待親妹妹一般,她的家世背景的確非常不幸,但能認識綱吉就能令她了無遺憾了。
  雖然稍微被庫洛姆的行為嚇了一跳,但還是露出柔和的微笑,輕撫散發著髮香的美麗紫髮。
  「妳一定要幸福唷,庫洛姆。」



  夜晚,綱吉被骸緊緊的圈在懷裡,兩人結合的敏感處還是讓他有點不習慣,但一如往常,他不敢做出任何找死的抗議。
  老實說,雖然被進入的時候還是有點痛,但這種「淫亂」的生活他已經習慣了。既然被這個男人盯上,那最好的狀態就是現在這樣,雖然他還是不太理解自己的心意。

  說他愛六道骸嗎?他不確定。
  但有誰會在經過這些羞辱之後還不會討厭、甚至恨六道骸呢?
  綱吉愈來愈搞不懂自己了。

  總而言之,現在的狀況就是先前的擔憂白蘭已經要和庫洛姆結婚了,而自己目前也和骸相安無事,所有問題看起來都解決了,但不知道為什麼……
  他的心裡總是有一股不安。
  就算是應該興奮開心的場合,只要那股不安稍稍蠕動一下,就能沖散他所有的快樂與歡喜。

  到此,綱吉的思路突然被硬生生打斷,因為入侵到體內的慾望又開始漲大,環住腰身的大手開始游移,讓他知道──骸已經醒了。
  「早安,親愛的綱吉。」
  「早、早安……」綱吉有點想吐槽現在是凌晨,還沒天亮,但他不想和自己的身體過意不去,還是乖乖回應。
  「呵呵……下個禮拜就是庫洛姆的喜事了,你怎麼苦著一張臉呢?」輕吻羞紅的小耳,在一旁低聲呢喃。
  敏感的顫抖一下,綱吉努力保持聲音的穩定度。「你、你還好意思說……你、根本就不在乎庫洛姆……」居然眼睜睜看她跳入火坑──好吧,雖然現在並不是那麼一回事,但他還是很不諒解骸在不確定白蘭心意的情況下將庫洛姆送入他的懷抱。
  「呵呵呵……話可不能這麼說啊,親愛的綱吉,現在這個結果不是很好嗎?」
  話落,綱吉便噤聲不再說話,因為那是事實。
  「那麼,促成這件婚事的我是不是可以得到一些獎勵呢?」大手不安分的搓揉綱吉胸前開始挺立的紅色果實,令人兒再也受不了的開始喘息。
  「哈啊……你、你想要什麼……」其實不用問,用膝蓋想也知道這個男人想要什麼,但綱吉承認自己是駝鳥,就是要撐到骸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肯認命。
  「哦呀,這次就讓綱吉主導怎麼樣?」退出綱吉體內,骸讓綱吉坐在自己身上,寶石般的異瞳笑瞇成一條線。
  望著那俊魅迷人的臉孔,綱吉感到自己臉紅了。
  對於這種提議,自己居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厭惡感,感覺就好像他……也愛骸一樣……

  或許,真的是這樣?
  如此一來,自己矛盾的想法和感覺都能得到解釋了。
  但是……

  「呵呵呵,綱吉的表情不像以前那麼僵硬了呢,是打算順從我囉?」
  「……骸,可以不要再為了我殺人嗎?」

  雖然很難理解,但他已經能確信骸對自己的行為絕對不是恨,而是愛。
  很沉重、異於常人的愛。
  他可以原諒骸對自己做的種種一切,但卻很難諒解骸為了他而殺那麼多人。
  一想到那些人是被自己間接害死的,綱吉就感到很悲傷、很無力,因為那是他無法阻止的悲劇。

  沉默了一晌,骸靜靜的凝望著綱吉認真沉重的表情。
  良久,他才舉起大手,輕撫綱吉水嫩的面頰,並露出一抹妥協的微笑。

  「只要他們不奪走你,我就沒有必要殺了他們。」
  只要他們不奪走我的天使,就沒有必要殺了他們。

  聽罷,綱吉懸在空中的心再次降下,他順從的俯下身,笨拙的親吻骸的臉部、頸項、鎖骨……「啊啊……」動作霎時停止,因為骸的手並沒有閒著,它「盡責」的鑽進綱吉仍在喘息的花蕾,繼續滋潤它。
  「動作別停唷,可愛的綱吉……我一直很希望你頒給我『屬於你的男人』勳章呢。」說著,在綱吉體內抽動的手指還壞心眼的轉了一圈,留在外面的大拇指有韻律的在穴口上畫著圈圈,令人兒的身子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漣漪。
  「哈啊……你……不要……一起來……」抓住骸的肩膀縮了起來,綱吉盡全力讓自己不被快感衝昏,因為骸有兩隻手,而兩隻手都沒在發呆,一隻進攻後穴,另一隻進攻前端。
  原本空無一物的嫩芽開始冒出水珠,滴下了歡愉的汗水。被侵入的後端也不斷的流出令人耳熱的液體,綱吉受不了的使力夾緊了埋進體內的手指,噗滋噗滋的水聲讓他羞的想蒸發在空氣之中。
  好不容易,綱吉在骸的鎖骨上吮出一朵漂亮的小花,但同時,他的臨界點也被骸逼到了極限,溫熱的液體從硬挺的慾望中傾洩而出,噴灑在骸的身上,畫出了羞人的灑水圖。
  「啊啊!」趴在骸身上不停地喘息,綱吉感到自己的腦袋正在燃燒,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一般。
  「真可愛……可以讓我進去了嗎?綱吉……綱吉?」語氣的轉變,是因為綱吉奮力挺起身子,主動轉向巨大灼熱的慾望。
  喘息了幾下,綱吉嚥了口唾沫,上前含住早已蓄勢待發的火熱,生澀的用舌挑逗它的尖端,那過大的尺寸讓綱吉做的十分吃力,迷濛的雙眼望著眼中第一次注入驚訝的骸,美的令人無法將視線移開。
  「厲害、你真是太厲害了……綱吉……」雖然動作十分生嫩,雖然雙手仍在顫抖,但綱吉的一舉一動都順利的將自己的思緒和理智一一打碎,讓自己迷戀不已。
  一切的一切,都只因為他是綱吉。
  哈啊哈啊的喘息著,綱吉放開骸發燙的部位,再次跨坐在骸身上。「我……我都準備好了……骸……」
  幾乎是話落的那一刻,骸抽離了埋在綱吉體內的手指,並反身將他壓在身下,比平常還要熱、還要大的慾望衝進綱吉柔軟的嫩穴,而綱吉感覺到的不再只是疼痛,另外還加上滿足和愛意。

  原來,「被強暴」和「心甘情願做愛」差這麼多。

  「啊啊嗯!骸、骸啊啊!」主動環住骸的頸子,並迎合他在體內的抽動,和過去不同,忘我的享受著不斷迎面而來的快感。「再、再用力點……骸、骸……哈啊啊!」
  「這個獎勵……實在是太棒了……親愛的綱吉……」無盡的喜悅在骸的心中奔馳,心目中的天使正努力包容著自己的一切,骯髒的人間界頓時像天堂一樣明亮宜人。



  高大的建築物內,戴眼鏡的紅髮男人佇立於最高層的落地窗內,神色冷然的望著底下排列整齊的建築物。
  「小正,和我獨處時不必裝出那麼嚴肅的模樣。」坐在辦公椅上的男人正哼著歌吃著糖,並把玩著裝有戒指的小盒子。
  「……白蘭大人,我現在非常認真。」
  「哦?為什麼呢?」
  「……他會恨你一輩子的,搞不好還會恨到想殺了你。」
  「哎呀哎呀,好期待呢!」
  「白蘭大人……」
  「我現在也很認真唷,小正。」
  說著,並含入一顆軟而綿密的棉花糖。

  「因憎恨而想殺人的小綱吉也很可愛不是嗎?」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