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4 (日) | Edit |

※一直都忘了打(欸)這是系列文,可以單篇看,和連載不同,但若將前面的系列文都讀過的話會更好理解唷!

後記:

熬夜了我完蛋了XDDDDDDDDDDDDDDDD(崩)
明天一定會沒精神一整天!!!!!(被摔)
雖然10點多有不小心睡著一下但那不夠啊XDDDDDDDDDDDDDD!!!!!

日常小品要維持清純真的不簡單(欸#)
因為這篇的骸被我設定成無藥可救的變態XDDDDDDDDDDDDDDD(被輪迴)
無論如何(?)希望大家喜歡ˇ(誰會喜歡##)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一般而言,沒有人能夠在連日的疲勞轟炸之後還能滿足一匹餓狼的激烈索求。
  澤田綱吉也不例外,縱使他是號稱有如神一般的彭哥列十代首領。

  虛弱的用手肘撐在洗手台上,綱吉大而圓的靈眸下渲染開一抹恐怖的黑眼圈,原本紅潤的臉龐也略顯蒼白,看起來活像是「會呼吸的屍體」,瞧那顫抖不已的纖瘦身軀,就算下一秒突然斷氣也不奇怪。
  再次乾嘔了幾下,綱吉用冷水沖了沖小臉讓自己清醒一點,而後以蹣跚的步伐走出浴室、緩慢的動作更衣,最後搖搖晃晃的走出房門。

  一路上,有不少人被綱吉嚇的只剩半條命,但連半聲都不敢吭。就算十代首領是號稱歷代最溫和的黑手黨領袖,但誰能保證他在到達極限的情況下也能保持溫和的好脾氣呢?所以大家就算平白被嚇掉了半條命,還是不能發出任何抗議聲,應該將剩下來的命好好收起來,免得首領一個發怒就把他們的另外半條命也拖出來。
  而綱吉則是撐著虛弱的眼皮,對旁人的互動視若無睹。
  只有在此時,他才會如此感謝自己黑手黨首領的地位,因為沒有人敢隨便找他攀談,更沒有人敢拿他尋開心。
  嚇到人也罷,反正他又不是女人,沒必要把自己弄得那麼漂亮迷人。再說,這副憔悴的可怕模樣可以讓大家清楚的明白他的體力透支有多嚴重,別再跟他說話浪費多餘的體力。

  「你還活著嗎?阿綱。」這是進會議室之後,里包恩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哀怨的瞟了里包恩一眼,然後慢吞吞的在主位上就坐,甫一坐下就有一股刺痛從臀部傳過來,現下的綱吉根本沒有多餘的精力維持臉上的表情,因而吃痛的皺了下眉頭,但隨即便恢復原狀。
  「……會議開始吧。」有氣無力的聲音讓每個人都對看了一眼,最後目光都落在霧之守護者身上,後者仍然笑咪咪的坐在位子上,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綱吉,你看起來很累呢。」
  聞言,綱吉整理文件的動作停止,慢吞吞的抬起頭來,盯著發言的藍髮男人不放,本應掛著溫柔微笑的小臉此刻卻是面無表情,柔和似水的褐眸看似注入了些許殺機。
  「……先從外部任務開始報告吧。」片刻後,綱吉別開視線,選擇無視。
  坐在會議桌周圍的幹部們終於能夠肯定首領憔悴的模樣是霧守搞出來的,因此紛紛移開視線,有些人甚至咳了幾聲想緩和稍稍帶著火藥味的氣氛。

  連平時溫柔到不可思議的首領都能產生殺意,不難想見這個男人到底做了什麼。



  會議結束之後,除了守護者和門外顧問以外的幹部都像逃難似的奔離會議室。他們久久才能踏入這間最高層的會議室,觀看首領傳聞中美的令人讚嘆的廬山真面目,但天不從人願,雖然首領憔悴的模樣也有另一番風情,但只要多瞄一眼就會接收到會議室某處傳來的殺氣。

  「骸,我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了!」
  待所有守護者和門外顧問都離開之後,綱吉終於卸下努力維持的形象面具,氣呼呼的瞪視著骸,但後者卻仍舊掛著那欠扁的笑顏,看起來完全沒有在反省,面對綱吉難得的怒容,那令人火大的笑容卻反而有擴大的趨勢。
  「真是了不起呢,親愛的綱吉,一般人現在早就衝過來打我一拳了唷。」

  這傢伙還有自知之明啊?

  但綱吉才不會上他的當,超過十年的相處不是假的,就如這男人很了解他一般,他也很了解這個男人──同情、良心、寬恕是完全不管用的,因為他會利用自己的同情、設計自己的良心、忽視自己的寬恕,因為他壓根不認為自己有錯。
  『呵呵,我只是對我最愛的綱吉示愛而已,有什麼不對?』
  那也要考慮時間跟場合呀!
  『綱吉居然會想出這種方法來對付我,讓我好難過唷。』
  不就是你逼我用這種方法的嗎!
  『所以,我只好用這種手段來逼綱吉面對自己的內心了。』
  太好了!原來你也知道那是手段嗎!
  相處了十年以上,前陣子才跌破眼鏡成為他的戀人。姑且不論自己是不是腦袋有問題,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的劣根性仍舊不改,甚至有變本加厲的趨勢,先前的惡趣味角色扮演就是最好的證據。
  他又不是女人,穿裸體圍裙和過大襯衫能有什麼看頭?
  『哎呀哎呀,這你就不懂了呢,親愛的綱吉,穿上裸體圍裙或過大襯衫的你全身上下都散發著誘人可口的訊息啊。還是不懂嗎?那我現在就示範給你看。』
  然後,他就失去他的第一次了。

  將腦中的回憶打散,綱吉努力集中精神,要應付眼前這個比餓狼還要難纏的男人。
  「如果可以,我現在真的很想打你一拳!」但他不是個會靠暴力解決問題的人,更何況,眼前的男人也沒辦法靠暴力就解決掉,弄個不好他又要被反將一軍,可憐的屁股又要被他恣意「虐待」。
  「呵呵呵,你不會這麼做的,親愛的綱吉。」
  這話讓綱吉不甘心的抿起小嘴,並暗暗讚嘆這個男人果然不是等閒之輩,連自己不會這麼做的原因都考慮進來了。
  「你怎麼可能捨得傷害你親愛的老公呢?」話落,深邃的紅藍異瞳瞇成了一條線,嘴邊的笑弧隨之擴大。

  ……

  好幾條黑線自綱吉的額際降下來,他面無表情的和骸對看了好半晌,方才升起的敬佩之情瞬間被轟的煙消雲散,連想揍他的心情都消逝了。
  這個男人的腦袋到底是什麼構造?

  「……總之,我不喜歡用暴力。」雖然這個男人真的是他難得想用全力揮出一拳的對象。「而且我相信那對你也不痛不癢,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帶著黑眼圈的靈眸稍稍抬起望著骸,綱吉試著讓眼中注入嚴肅與認真。「一個月不准進……嗚!」話還沒說完,綱吉就猛然彎下身去,難受的在地上乾嘔。
  「綱吉?」幾乎是綱吉蹲下的同時就出現在他身後,骸臉上的笑容總算消退一些,代表他完全沒料到綱吉會有這種反應。
  「好、好想吐……」許是睡眠嚴重不足和體力透支的關係,綱吉現下只覺得眼前昏天地暗,似乎還有幾顆星星飄過去,胃裡一陣激烈的翻騰,不適感和噁心感自喉間蜂踴而至。
  就是因為這樣,他才討厭熬夜啊!
  綱吉難受的用右手撫著肚子,左手捂住嘴巴,並不停的深呼吸希望能減少那些惹人厭的作嘔感。直到綱吉總算壓制住胃裡的騷動之後,他才發現抱住自己的男人剛才連一聲都沒吭,疑惑的抬頭仰望他。
  「……難道我的技巧還不夠純熟嗎?居然會留下這種後患……」
  頭腦還是昏沉沉的,綱吉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欸?」
  「那就沒辦法了……不過不用太難過唷,綱吉,這是我們的孩子,不是你跟其他人生的唷!」

  ……………………欸?

  「……六道骸先生,請問你在說什麼?」請告訴他,骸現在講的不是地球上的語言。
  「嗯?怎麼突然叫起全名了呢?這樣太見外了吧,綱吉,我們連孩子都有了唷。」

  ……

  「……骸。」
  「嗯?」小心翼翼的將綱吉橫抱起來。
  「……我是男人。」
  「這還用說嗎,你可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男人呢。」緩步走出會議室,並朝首領辦公室邁進。
  「……所以我們不可能會有孩子。」
  這回,骸的腳步頓了一下,但不過一秒又恢復原有的步行速度,繼續前進。
  無可奈何的將眼神移開,綱吉輕輕嘆了一口氣……講到這裡總該夢醒了吧?骸要作夢可以,但不要拉他進去摻一腳啊!
  「呵呵……差點忘了這一點呢。」
  會忘記才有問題吧!
  「謝謝綱吉,我知道你是捨不得我壓抑自己的慾望才會提醒我這點的對吧?」
  不,只是純粹覺得這麼簡單的問題是神經病才想不到的才會提醒測試一下。
  「那麼,就代表我可以沒有任何顧忌的繼續每天的『運動』囉?你真熱情吶,親愛的綱吉。」
  ……咦?
  「等──」連等字的尾音都沒拉完,喉間又傳來一陣作嘔感。
  「別急、別急,就快到你房間了唷!我會在那裡滿足你的。」
  「不──」再一次作嘔,綱吉頓時恨起自己的生理反應。
  「別害羞,面對我的時候不用顧忌太多,我會全盤接受的唷!」
  「……」



  或許,直接揍他一頓反而比較好吧?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每篇留言計畫之日常小品5
「骸大人的腦構造是滿滿的澤田綱吉。」

綱吉辛苦了 ... ( 憐憫望
不過,骸大人的命令是絕對。 ( 正色

婷大好哦★
明天就要開學了好過份!
還我睡眠時間啊啊啊啊啊!!
2014/02/10(Mon) 16:34 | URL  | 零空君 #-[ 編輯]
RE:零空君
開學讀書加油XD

這篇其實寫得很開心(欸)
因為這樣的骸大人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典範(有病喔#)
眼中只看的見綱吉一個人的骸大人^/////^
2014/02/10(Mon) 17:10 | URL  | 天羽 橋(RE:零空君)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