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9 (火) | Edit |

※請大家不用懷疑,這是新坑。(被圍毆)


後記:

我知道這樣很胡來(不你根本不知道#)
這篇很明顯就是綱吉的日記
接下來的幾篇開頭也都是綱吉的日記,不過只有開頭幾段
不會像這篇一樣拉這麼長了(老實說我也很困惑為啥可以拉這麼長(被巴
講長歸長,其實也還不到我平時發文的標準字數
因為是序篇所以原本就打算只寫一千多字就好了
沒想到超過兩千……大概是綱吉廢話太多了吧(被綱吉揍)
雖然舊坑還沒完結,不過新坑也請多多指教!(被所有人拿鏟子打)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六月二十九日,星期二,天氣晴。

  這是澤田綱吉入住市區的第一篇,從今以後請多多指教囉,新日記。
  市區果然不好找房子,舊公寓的租金比較合理,但往往都沒有人搬出來;新公寓更不用說,就算有空房間也絕對沒我的份,因為我看起來一點都不起眼,就算我已經很努力的表明自己會努力打工繳交房租,也還是無法讓那些大樓主人滿意。
  更重要的是,我連頭期租金都付不太出來,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刻意抬高價錢……啊,我怎麼可以把別人想成這樣呢?反省、反省。
  為了看看奇蹟會不會出現,我決定每一家都進去問問看,就算一看就知道付不起的場所也要進去碰碰運氣,搞不好房東是出乎意料的好人,願意可憐他這個平凡的打工生。
  ……唉,沒有辦法,這年頭看的都是文憑,只有高中畢業的自己實在是沒辦法找到一份合理的正職。
  果然,幾乎每一家都碰釘子,幸好我的臉皮已經訓練的比鐵皮還要厚了,否則真的有可能被打上好幾個洞,硬著頭皮去請打工處的老闆讓我再住一晚(他的表情明顯非常不情願,可是又不能就這樣把我丟在店外)。
  雖然自己什麼都不行,但幸好還有不喊苦、不計較薪水這個優點(其實是不敢喊),所以老闆才會不乾脆把我踢出去了事,但如果這種情形持續太久,早晚我還是得出去喝西北風。
  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我找到住所了!
  這是一棟非常高級的大樓,光是下面的大廳就裝飾的跟電視裡常看見的貴族皇宮一樣漂亮,天花板還垂吊著一個水晶燈,怎麼看都不是我這種人住的起的等級。
  不過有試總比沒試好,搞不好今天上帝剛好想創造一個奇蹟,那我為什麼要放過它呢?
  話雖如此,我一開始還是抱著不可能的心情走進去,問問守衛是否還有空房間可以租人(雖然我懷疑這麼高級的大樓應該沒有雅房),一開始守衛果然不耐煩的想揮手趕人,但在我已經被磨練到破表的高等級賴皮功力下,他還是無奈的拿起分機通話,爾後叫我直接到頂樓找房東。
  原來這裡真的有房東啊?
  不過也是,一般的大樓都是社區形式,這裡雖然花園、休閒設施、交誼廳等樣樣不缺,但佈告欄上卻沒有一般大樓會有的活動公告或水電填表,更重要的是房東就住在頂樓……不對,應該說這種大樓居然還有房東。
  不過思考這些東西本來就不是我的強項,當務之急是要找到一個住所,所以我鼓起勇氣搭電梯上樓。電梯的後面居然是落地玻璃製成,可以清楚的看見市區美麗的夜景。
  嗯……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莽撞了?
  抵達頂樓後,我覺得自己真的不像能夠踏進這塊地區的人,雖然機會微乎其微,但還是問問看吧,我從小時候開始就沒好運過,今天也許就是最幸運的日子!
  房東開門的那一瞬間,我有了背景變成粉紅色、眼前開始降下光點跟透明氣泡的錯覺……他帥氣的不像人類,反而像從漫畫裡走出來的人物,尤其是他耀眼卻怪異的髮型跟血紅色的右眼,讓我一開始就看直了眼,連禮貌的招呼語都忘了說。
  幸好,他對我的反應沒有太大的反感,冷漠的接待我進去,並沖了一壺上好的櫻花茶,倒一杯推到我面前。
  怎麼辦?我居然覺得我根本不該碰他家的東西,像我這種平民老百姓果然還是待在平地比較好吧?話雖如此,但平地的那些房東都不肯收我啊!既然如此,就只能問問看了!
  出乎意料的,房東連我的要求都沒聽完就說可以,然後直接問我有多少頭期金可以付……呃,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我還是老實的說出一聽就知道不可能可以住進來的數字,我可以看見房東的臉上揚起了嘲弄的神采,彷彿在說想不到我有這種勇氣上來找他。
  ……我決定當作沒看見。
  最後,他出乎意料的說我可以留下來,並依照我剛剛說的房租來付,原本正要去玄關穿鞋子摸摸鼻子走人的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在看見房東開始露出不耐煩的表情之後就趕緊回神,九十度鞠躬謝謝他,對自己的好運不敢置信。
  接著,就是今天我遇到最驚悚的事情了。
  房東冷淡的向我自我介紹,他的名字是六道骸,並強調要問他問題可以,可是要完成他指定的事情來當做交換(意思大概是我只要知道他的名字就夠了,其他多問無益)。然後他就問我行李在哪裡,我說我的家當不多,全都在剛剛背來的包包裡了,他點了點頭之後就沒說話了,逕自坐回沙發上喝茶,完全沒有要給我房間的樣子。
  現在是怎樣?既然答應給我住了,卻又沒有要給我房間鑰匙的意思,難不成剛剛是在整我嗎?
  不過下一秒我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因為房東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鑰匙卡放在桌上說:「今天起這就是你的鑰匙,記得不要亂丟,這可是你這種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碰到的東西。」
  ……真是討厭的傢伙!
  想是那麼想,現在情勢比人強,如果不放下自尊就可能要失去這個奇蹟了……好吧!忍下去!澤田綱吉!你忍這麼多年了!不差這一刻!
  但真正嚇到我的還是他的下一句:「你的房間是二樓樓梯口旁的那一間,把包包背進去吧。」
  是的,所以現在的我正在我這種窮人應該一輩子都不可能待的房子裡寫日記。
  雖然不知道他的目的跟動機到底是什麼,不過有個人肯用這種價錢租我這個房間已經謝天謝地了,就算房東有點討人厭,但相信像他這種不喜歡別人多管他閒事的人,應該也不會多管別人的閒事吧?
  無論如何,這都是我,澤田綱吉,在市區的第一天!完畢!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